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十一章

那晚布鲁斯确实有睡着,不过是在沙发上,蜷在托尼旁边,耳边响着星球大战。


他醒来时独自一人,身上盖着毛毯。布鲁斯揉着眼睛,想着可不可以爬上床,蒙头大睡直到天荒地老。


那场事故之后,当他第一次逃离自己的生活,他发现离开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收拾好一切,义无反顾的就那么走开——或者有时连打包的时间都没有,直接逃走。


第一次离开时他痛苦万分;现在他知道那种感觉完全不能和离开托尼相比。现在离开会让他肝肠寸断。


布鲁斯从没想过如此依赖他人,而他忍不住怀疑如果最坏的情况发生,如果罗斯针对托尼,他能够无私到离开吗?他完全不确定。


将这些想法抛诸脑后,布鲁斯走向卧室,只想有些空间来理清思绪。他知道托尼可能会想到完全不同的方式,但他需要外出,即使那是一次冒险。


他翻出一件短裤和旧T恤,随便拿出一双网球鞋,完全没在意是他的还是托尼的。他们体型接近,完全不会造成任何问题,而且托尼总是不停地说属于他的同样属于布鲁斯。


这些日子布鲁斯并不怎么跑步,更多依赖瑜伽或普拉提,一些在狭小空间里无需其他设备的运动,但他还是很享受能有这种机会。他徒步走向最近的公园,逐渐加快步伐。完整一圈下来,他的衣服已经完全黏在了后背上,而且能感觉到只有连续的体力活动后才能感受到的振奋。



他又走了一会儿,认真的做着拉伸。当他抬起头,一个男人正站在他面前。



布鲁斯并不认识他,但他的站姿让布鲁斯忍不住想后退。这种放松姿态,背后交叉的双手,都在叫嚣着“稍息”,布鲁斯见识过太多的士兵能认出来。


他直起身,想着他能否完全忽视此人的存在直接走开。


“班纳博士,”那人说道。“很高兴可以直接与你见面,而不受旁人打扰。”


很明显不行。“你想要什么?”布鲁斯单刀直入,晚夏的烈日直射在他的脖子后面。


“你只是在拖延时间,”男人回答。“将军依然在盯着你。”


布鲁斯抑制着他的恐惧。“罗斯可以滚去地狱了。”


“不会早于斯塔克,”他愉快地说。“为了保护你的新婚丈夫你愿意做什么?”


他把“丈夫”说的像个诅咒,布鲁斯的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你在冒险。”



男人打量四周,布鲁斯从未意识到周围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孩童在玩耍。布鲁斯不能承受变身的代价,而这个人知道这点。他特意选择了这个时机——布鲁斯不会冒险失控的地点和孤身一人的时间。


“我再问一次,班纳博士,”男人重复道。“为了保护你的丈夫你愿意做什么?”





布鲁斯能感觉到他的心率上升,他的视野出现一丝绿色。“我不认为你想知道答案,”布鲁斯的声音变得低沉,向那个人走近一步。他满意的看到对方后退一步。“事实上,我不认为你想呆在这儿。我的控制并不算完美无瑕。”





“好好想想吧,班纳博士。”他的声音不再如他所希望的那般稳定,然后就转身离开了——非常迅速的。



布鲁斯做了几次深呼吸,试图控制自己。


“是他!”



布鲁斯一阵惊慌,随时准备逃跑,紧接着他意识到那是一个小男孩,正拽着一个年轻女人的手。他又深吸一口气,硬挤出一个笑容。“你好。” 



“浩克先生!”男孩走近后喊道。“你怎么不是绿色的?”


“伊万,”女人的声音里包含一丝警告。“很抱歉打扰你,只是每次电视上一出现你或者斯塔克先生,伊万都移不开眼。”


 布鲁斯的笑容更真实了些,他蹲下身。“嗨,伊万。很高兴见到你。你可以叫我布鲁斯。”


伊万的蓝眼睛瞪大了。“真的吗?”


“真的,”布鲁斯回答。


“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伊万小声说,看起来既害怕又兴奋。


布鲁斯伸出一只手。“绝对的。什么时候来大厦,我可以带你参观。”


伊万的手在他的手中显得如此渺小,然而男孩已经兴奋的说不出话了。



“太感谢你了,班纳博士,”年轻女士说。


布鲁斯站起来。“你是?”


“达妮,”她说。“我是伊万的保姆。我不应该——如果我们能见到斯塔克先生,我确定我能让伊万乖乖听话一整年。”


“我不做任何保证,”布鲁斯回答说。“但我会尽力的。这样如何,伊万?你长大后想做一名科学家吗?”

“想!”伊万附和道。“还有消防员。”


布鲁斯大笑。“没人说不能两样都做。谢谢你,伊万,还有达妮。”


他再次和两人握了握手,即使他知道难以忽视托尼所面临的威胁,还是感觉似乎重获了控制力。


返回大厦途中布鲁斯一直注意着是否有人跟踪,虽然并没有这个必要。他们知道他住在哪儿,也知道只需要盯几天梢就可以跟到她任何地方。


他很庆幸在冲澡途中没有撞见托尼,之后他直接端着一杯咖啡进了实验室。他还没想好是否要告诉托尼发生在公园里的对峙,他需要好好考虑所拥有的选项。


真是讽刺,他如此想着。他外出跑步是为了清理思绪,事情却愈发糟糕;这就是他的生活。


布鲁斯试图专注于工作,却难以成功。他一直在是抓起包全力消失还是留下放手一搏之间游走。


“嘿。”


布鲁斯被托尼的声音吓一跳,他抓着桌子边缘站稳。


托尼抓着他的手腕。“你还好吗?”


布鲁斯试图以微笑糊弄过去。“我很好啊。什么事?”


托尼看起来并不相信,但他还是说,“佩珀说她今晚可能过来用餐。有几件公事需要与我们商讨。你对此没问题吧?”


“好啊,为什么会有问题?”布鲁斯反问,试图保持语气轻松,然而很可能悲惨的失败了。


托尼放开他的手腕将布鲁斯转过来,这样他整个人就靠在了实验桌上。“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都没有。”


“再试一次,”托尼回答道。“你别忘了我了解你,我知道有些不同寻常的事在困扰你。从你早上去哪儿了开始。”


布鲁斯闭上双眼,不想看见托尼的表情。“我去跑步了。”


“多健康,”托尼干巴巴的说。“途中发生了什么?”


“我遇见了你的一个小粉丝,”布鲁斯回答。“我跟他说他可以来参观。”


“多小?”


“可能五岁,”布鲁斯说。“他很可爱。”


托尼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我不讨厌小孩儿。还有什么事?”


“你为什么认为还有别的?”


“你有那种‘其他事’的表情,”托尼很轻易地回答。“看着我,布鲁斯。”


布鲁斯睁开眼。



“我知道你昨晚看起来什么样,我们和罗迪的见面结束后,我觉得我有所帮助,”托尼开始解释。“而你现在的表情比昨晚还要糟百万倍,所以我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我出去跑步,”布鲁斯机械地回答。“有一个男人。他说罗斯为了抓到我会不惜通过你。我把他吓跑了。”


托尼的咒骂流畅到令布鲁斯惊叹,他可是在一个军事基地里待了不少时间。“还有什么?”


“就这样了,”布鲁斯说。“我想他知道我离变身有多近。你看,也许——也许我是时候离开了。”


提出这个建议让他痛不欲生,但布鲁斯觉得这是他应做之事。


“什么?”托尼的语气充斥着危险。


“他们可能会针对你,”布鲁斯指出。“就算你是钢铁侠。我只是觉得那是个好主意,如果我离开了,然后——”


“如果那个句子以你牺牲自己拯救我结束,那你他妈可以闭嘴了,”托尼反应激烈。“我告诉过你,我们会共进退。你觉得我是随便说说的吗?”


布鲁斯有些不安。“不是,但——”


“那就闭嘴,”托尼强硬的说,直接吻了上来。


这次的吻与温柔毫不沾边。布鲁斯的胯骨几乎被托尼抓的生疼,如果不是有浩克潜伏在他的皮肤之下,他怀疑托尼的手指绝对会留下淤青。托尼的吻里带着一种义无反顾的坚定宣告着他的所有意图。





“我们一起面对这一切,”托尼在停下时坚定的宣称,一字一句都掷地有声。“而且郑重声明,如果他们想追捕你,最好先过了我这关。”





“好,”布鲁斯再也无力反抗。被人保护的感觉太他妈好了,而且他不想离开。他不想失去眼前拥有的一切。



托尼微笑。“很好。既然现在你想通了,咱们该考虑一下怎么甩掉他们了。”



~~~~~~~~~~~~~~~~~~~~~~


托尼的一部分只想把布鲁斯留在大厦,再也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他想一切都靠自己,成为唯一那个保护布鲁斯的人。


然而现实情况是,托尼知道他必须利用自已所有的资源来保证布鲁斯的安全;毫无疑问他可以救回布鲁斯,然而托尼太了解在被俘和营救之间一个人可能经历些什么。


托尼最先打给了拉瑞尔,他注视着视频电话里她冷静的面孔,尽量简短的说明情况。“我不知道目前我们能做些什么,但我认为应该知会你一声。”


“如果罗斯在光天化日之下接近布鲁斯还威胁你,他肯定已经走投无路了,”拉瑞尔仔细思量。“听起来像是他希望布鲁斯逃跑。”



托尼在脑海中一拍脑门。“当然。他想孤立布鲁斯,让抓他更容易。”


“他什么时候最脆弱?”拉瑞尔问。



“每次变身之后,”托尼说。“除非他能压制住浩克。”


拉瑞尔沉思着。“希望不会到那一步。目前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保证他不会孤身一人,或者尽量少的独处。接下来几天我会有所行动,你能让他待在屋里吗?”


“布鲁斯完全被吓到了,应该没问题。”托尼赞同道。


“如果他真的要出去,必须得和你或史蒂夫一块,”拉瑞尔指示。“罗斯无法在不冒险的情况下接触到你们俩,布鲁斯和你们在一起会更安全。”



“但不是完全无虞,”托尼不满地说。“罗斯表明过他很乐意先干掉我,但我想他不会碰史蒂夫。该死的。”



拉瑞尔微微笑了一下。“为了布鲁斯,你可能得留史蒂夫在身边了,即使你恨他。”


“恨可是一个很强烈的词,”托尼说。“我们只是不怎么看对眼。”


“我明天过去,咱们会定好策略,”拉瑞尔承诺。“同时,如果在那个我不应该知道的秘密政府机构里,你有任何能用的帮手,我会建议你加强安保,找那些你信得过的人。”


托尼点点头。“我已经在做了。谢谢,拉瑞尔。”


“事情有变就打给我,”她说。“任何事!”


“我会的,”托尼保证,接着打给了弗瑞。“如果你再不针对罗斯有所行动,我会的,而且我不保证你会喜欢。”他毫无预兆的直接声明。


弗瑞怒视着他。“你不应该知道这个号码,斯塔克。我改过了。”


托尼微微一笑。“好像那能阻止我似得。我说真的。”


“你得说的具体点,”弗瑞咆哮着。


“罗斯威胁了布鲁斯,还有我,”托尼回答。“他派了一个人在大白天接近布鲁斯,还是公众场合。”


弗瑞叹口气。“罗斯是我的眼中钉,然而此刻我什么都做不了,他得是先出手的那个人。”


“他出手了,”托尼争论道。“为了抓到布鲁斯他还以我为威胁。”


弗瑞摇摇头。“你也没交太多朋友,斯塔克。不会有太多人哀悼你的逝去的。”



“那史蒂夫呢?”



“如果罗杰斯队长想帮班纳博士,那是他的特权,”弗瑞承认。“而如果巴顿和罗曼诺夫特工想协助你,我不会阻拦。”


托尼放松了些,如果有人能保证布鲁斯的安全,绝对是复仇者,而弗瑞对此不着痕迹的让了一大步。“好吧,如果你希望这样的话。“



他切断通讯,背靠着椅子。这是个开始,不管怎么说——是个好的开始。


托尼很确定接下来几天布鲁斯不会再迈出大厦一步,所以他决定不再打给史蒂夫——即使布鲁斯之前动过离开的念头,也已经被托尼打消了。


他考虑过去实验室加入布鲁斯,不过还是决定留给他一些空间,让他主动找他。这是托尼会想要的,而且布鲁斯知道到哪里找他。


托尼开始设计几款新的战斗机——由神盾局资助,但实际上只供复仇者使用。他还承诺过克林特要设计一些新的箭只——作为交换布鲁斯会得到保护,他还有几个关于娜塔莎的武器的新想法。


不,托尼不再制造武器了,但他会为他的团队破例,而且他以看待盔甲眼光来看待这些武器——它们是为了保护别人,让世界变得更好。此刻,它们用于保护布鲁斯。


下午稍晚时布鲁斯走进托尼的实验室,他双手插兜,耷拉着肩膀。“嘿。”


托尼挥挥手。“等我一下。”


“好的。”布鲁斯在托尼旁边的一张凳子上坐下,靠着桌子叹了口气。一旦托尼完成了他的构想,就转身面向布鲁斯——后者伸手把二人的手指交缠在一起。“佩珀什么时候过来?”布鲁斯问。


“她应该很快就到了,”托尼回答。“怎么啦?你有其他安排吗?”


布鲁斯摇摇头。“只是好奇。”


托尼把他拽进一个长长的吻。“拉瑞尔明天早上会过来商量一下策略,”他说。“弗瑞也基本同意把克林特和娜塔莎借给咱们做安保人员。”


“多久?”布鲁斯问道,语气里充满了绝望。“罗斯在监视我。他会等到一个机会。”



托尼捏紧他的手。“他不可能一直活着,而且我很怀疑他有那么好的耐心。他只要一出手,弗瑞就可以行动了,如果弗瑞不肯作为,我也会找到方法阻止罗斯。”



布鲁斯缓缓吸了口气。“没错。我很抱歉。我不应该——”



“你已经对付这些烂事儿很久了,而且是独自一人,”托尼打断他。“让自己喘口气,布鲁斯。”


布鲁斯倾身向前,他的吻充满渴求,几近绝望。他一手与托尼相握,另一只手在托尼的头发里穿梭交错。


托尼也向前凑近,他起身站在布鲁斯分开的双腿之间,却未打断两人的唇齿相交。不满足于目前的接触,托尼的手滑进布鲁斯的衬衫之下,感受温暖而光滑的皮肤,而布鲁斯开始发出愉悦的声响。



正当托尼忙着心算他能将布鲁斯推向多远,以及是否应该锁上门时,他听到了清嗓子的声音。



布鲁斯石化在他怀里,而托尼却在他唇下笑开了花。他迅速而丝毫不减力道的给了布鲁斯一个吻,然后眼光才扫向佩珀。“嗨,小佩。”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佩珀问。


布鲁斯在他怀里发出一声闷笑后把头埋进托尼肩里,托尼把此当成好信号。


“你确实打扰了几件事,”托尼回答。“不过这次我原谅你。”


佩珀翻个白眼。“我可以把你们拖离实验室一会儿吗?有些东西需要我们重过一下。”


托尼后退一步,虽然并未放开布鲁斯的手。“布鲁斯?”


“我想我们可以抽出几分钟,”布鲁斯苦笑着说。“不知道托尼怎样,但我是饿坏了。”



“我们可以点餐,”托尼跟他说。“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佩珀?”


“泰国菜,”佩珀做了最终决定。“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贾维斯?”托尼提示道。


“我来负责,sir,”贾维斯回答。“有什么偏爱吗,班纳博士。”


“我什么都行,”布鲁斯说。“谢谢你,贾维斯。”


他们走向顶层公寓,而佩珀一进门就踢掉了高跟鞋,长舒一口气。“我有一些东西需要你俩签字,不过我想可以等。”


“漫长的一天?”布鲁斯同情地问。


“你根本想不到,”佩珀急切地说。“与董事会争论本来就需要大量精力,而他们此刻又尤其愚蠢。”


布鲁斯不安地动了动。“我希望不是因为我的事情。”


“不,完全怪他们自己,”佩珀说。“坦白说,你们的婚姻不再是新闻了。现在他们已经习惯了。”


托尼戳了布鲁斯一下。“放松,大家伙。自从我停止制造武器后董事会就一直很蠢。”


“想让他们明白是场永不停歇的斗争,”佩珀承认。“他们中大多数还想回到过去生产导弹的好时光。”


托尼嗤之以鼻。“难搞。”


“哦,我想他们明白那是痴人说梦,”佩珀说。“他们都是榆木脑袋又不是我的错。”


“他们和托尼有某种亲戚关系吗?”布鲁斯笑容狡黠。


佩珀大笑。“你可能这么想,但是没有。”


托尼把胳膊伸到布鲁斯背后。“我可是会把这当成一个侮辱哦。”他说。


布鲁斯笑着。“你当然可以。”


佩珀再次大笑。“好啦,既然食物还没送到,咱们先把这些做完了。”


那些文件没什么新意——斯塔克工业的专利申请,一些新合同和几份规定。有些直接与布鲁斯正在做的工作相关,所以他必须签字,还有托尼拥有的几件资产的出售需要布鲁斯签字来保证合法性。



托尼希望布鲁斯能意识到如果他消失这些事会变得有多困难。除了托尼的幸福之外,还有上百件事取决于布鲁斯的存在。



签完这些文件没多久食物就到了,谈话也转向了普通话题——政治,旅行,文化差异等等。



事实上,伴随着布鲁斯讲述的去年他在世界遥远角落发生的一些故事,他们一起度过了相当愉快的几个小时。托尼忽然意识到在他和罗迪面前布鲁斯一直对过去避而不谈,然而佩珀的问题都恰到好处,让布鲁斯吐露心声,而托尼突然理解了。


所有布鲁斯的故事都暗含悲伤——他在逃亡中,他所帮助的那些人大部分都病入膏肓。其中只存在极少数和最基本的人性,以及面对病魔和死亡的挣扎。



而这一切都说明着一个事实——布鲁斯一直在努力保持不同,即使他完全低估了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最终,布鲁斯说,“很抱歉扫兴,不过我真的累了。”


“当然,”佩珀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我们下次应该还这么做。”


布鲁斯的笑容微弱却不乏真诚。“我们是应该。谢谢你今晚让我分心。”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佩珀坚决地说。


布鲁斯表情充满不确定,不过没再说什么。他倒是弯下腰,给了托尼虽一个简短到近乎纯洁,却不乏激情的吻。


“我晚点儿就过去,”托尼承诺。他目送布鲁斯离开,欣赏着眼前的景象,却看到佩珀正笑的放纵。


“事情进展如何?”她问。


托尼扬起眉。“看来拉瑞尔打给你了。”


“她称之为整合资源,”佩珀回答。“她不确定你也这么认为。”



“我是完全同意的,”托尼辩称。“但我不觉得布鲁斯现在有心情谈这些。”


佩珀叹口气,面露同情。“我猜布鲁斯一定很不安。”


托尼揉着眼睛。“是的,可以这么说。他还谈到了离开——为了保护我。我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佩珀轻笑一声。“你俩还真是同类。”她停顿了一下。“罗迪喜欢他。”


“他跟你聊过了?”



“他想知道内幕,”佩珀答道。“我告诉他了。我碰巧还觉得你俩对彼此都有好处。”


托尼看向她。“有什么建议吗?”


她挑着眉。“你向我咨询怎么对付你的丈夫吗?”


托尼皱起眉。“我可能太迟钝了。”


“你可以给我送花道谢,或道歉,”佩珀主动说。“随你喜欢。”


“还有吗?”托尼挖苦道。


“目前够了,”佩珀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托尼,要小心。也许罗斯针对你会引起些反响,但他不一定会在乎,而且如果你死了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托尼哼一声。“不可能的事。”


佩珀微笑着。“我希望你是对的,因为我讨厌失去你。”


那之后她很快就离开了,托尼回到床上,小心不吵醒布鲁斯,后者几乎立刻转向托尼,发出一声睡意浓浓的抱怨。


布鲁斯拦腰抱着他时甚至没醒来,这让托尼忍不住微笑,也开始考虑也许是时候加快进度了。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