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四章

第四章


一周后,布鲁斯开始觉得,远在仪式之前的筹备阶段就会以他杀了托尼而告终。

“有多少人?”布鲁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正在顶层公寓审查整个计划,托尼把数据展示在大屏幕上。但这次不是方程式或模型,全是名字和可能场地。“我不知道会有两百人,托尼!”

“所以这会是一个小型仪式。之后的聚会才重要。”托尼无情地说。“那么,你想邀请谁来参加仪式?家人?”

布鲁斯耸耸肩。“我有一个表妹,但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她了,而且这会——有点不好解释。”伸手捋过头发,布鲁斯又加一句,“我们也许应该问一下团队。”

“否则他们会让我永远不得清净,”托尼嘟囔道,手指刷过一个不熟悉的名字直接删掉。“十美元赌史蒂夫会很尴尬而且反对。”

布鲁斯摇摇头,试图忍住不笑,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近,边看名单边胡乱摸着他的眼镜。“他也许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托尼讽刺道。

布鲁斯假笑一声。“我让你惊讶了。”

“不,你是受到了我优越逻辑的影响,”托尼回答道,看起来洋洋得意。“作为你这样的天才,我知道你会的。”

“你知道,过去这一年的某一刻我觉得我可能疯了。”布鲁斯这么说道,他仍然不敢相信他正经历的一切。

“如果你觉得有帮助的话,当成商业合作关系就好。”托尼回答道。

说来奇怪,这确实有用。如果他把这当成长期商业合作,布鲁斯对于向托尼宣誓毫无困难。此时此刻,布鲁斯完全想不出另一个他更愿意共度余生的人,即使在纯粹的柏拉图意义上。

而且既然布鲁斯只能拥有柏拉图式生活,他会接受的,即使他想要更多。

“那么,还有谁会在典礼上?”布鲁斯问道。

“咱们的团队,佩珀,哈皮 和弗瑞,”托尼说。“我没有其他人了。”

“我也没有。”布鲁斯承认道。

托尼搂过布鲁斯的肩膀。“这就是为什么咱们两个天才必须在一起。现在,之后的晚宴。”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布鲁斯抗议道。

“因为一场盛宴可以制造新闻,这正是我们想要的。关键在于要把你直接置于媒体聚光灯下。”

布鲁斯忍不住呻吟出声。“托尼。”

“你会习惯的,”托尼保证道。“而且你受不了的时候可以躲在大厦里。”

他叹口气,屈服于不可避免的命运。“好吧。”

托尼拍拍他的肩膀。“很好。佩珀应该快到了,然后我们把文件签了。”

布鲁斯并不怎么期待那场会话。“好极了。”

“别那么担心。”托尼说。“放松点。”

布鲁斯叹口气却没回答。

几分钟后佩珀拿着一个黑色皮革文件夹走进来。“郑重声明,我还是觉得这个计划很疯狂,”她宣称道。“没有冒犯的意思,布鲁斯。”

“没关系,”他回道。“我也一直这么说。”

佩珀把文件夹放在吧台上。“不过如果我的信息没错的话,这也是布鲁斯逃离罗斯的唯一机会。他相当执着,而且在高层有很多朋友。”

这番提醒让布鲁斯的胃部揪在一起。“说些我不知道的。”

“我觉得我需要提醒你们俩,如果罗斯认为这是假的,或者公众得到风声这是骗局,你们会陷入比以往更糟糕的境地。”佩珀指出。“罗斯会加倍努力。公开场合你们必须表现的团结一致。”

“这不是骗局,”托尼抗议道。“并不比其他婚姻更像。完全没有问题。”

佩珀没有表现出完全信服,不过也没再追究。布鲁斯怀疑托尼是不是提前跟她谈过以取得她的同意。

“布鲁斯?”佩珀提示道。

布鲁斯点头。“我加入。”

佩珀看起来已经听天由命了。“很好。我把合同拿来了。布鲁斯,法律部提醒我告诉你,在签字之前你可以而且应该先交由你的律师审查。”

布鲁斯不自在的动了动。“我不觉得有这个必要。”

“那我就等你读完它。”佩珀坚持道。

布鲁斯浏览了一遍这些法律术语,当他看到某个条款时忍不住眨了眨眼。

“这太慷慨了。”他反对道。

很明显,他说对话了,因为佩珀笑了。“不能少于那个金额,否则消息泄露给报社的话,我们就要面临一场公关噩梦了。”

“你知道其他人会因为支出上限为5千万而不开心吧。”托尼指出。“这真的只占我所拥有的很小一部分。”

布鲁斯再次摸上头发。“是的,也许,不过这仍然是很大一笔钱。我不需要。”

“别离婚,那就不是问题。”托尼回答道。“是你要求婚前协议的。”

布鲁斯不能否认这点,他在佩珀标记的地方签名。“下一步是什么?”

“接下来,我们要敲定仪式方案。”佩珀的表情温和。

“还有聚会。”托尼插口。

佩珀摇摇头。“首先,仪式。我们得保证语气无误。"

“需要什么样的语气?”布鲁斯问道。

佩珀微微一笑。“真情实感。”

布鲁斯低下头,然后瞟了托尼一样。对方正笑的自鸣得意。

“我不用假装。”他承认。

托尼笑的更欢了。“这会很棒的。”

“随你怎么说。”布鲁斯接着问。“那么我们要怎么做?”

佩珀公事公办的点点头,“我建议仪式地点设在大厦的停机坪。我们可以更好的控制安保和媒体,而且很有象征意义。”

“我同意。”托尼变得严肃起来。“你拿到媒体文稿了吗?”
佩珀从她黑色的皮革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我认为措辞很恰当。"

布鲁斯越过托尼的肩膀浏览。相当的短小,然而考虑到其内容,布鲁斯猜这样最好。
“托尼 斯塔克很高兴向大家宣布他与布鲁斯班纳博士的婚姻。他说‘相识一年多以来,我与布鲁斯的关系已逐渐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他同意与我结婚让我成为一个快乐的男人。我们正筹划一个小而私密的婚礼及其后的庆祝。我很期待向大家介绍我爱的这个男人,他是我认识的最得体的人之一。’”

“你不能那么说。”布鲁斯反对道。

“托尼不会说的,”佩珀答道。“你的公关会,而且她会安排你们所有的当众露面。她将在下周与你们会面,而且我要你听她的,托尼。”

布鲁斯用手掩饰自己的笑意。

“我总是听的,佩珀”托尼抗议道。“我只是不怎么顺从别人的建议。”

 “但这次你必须得听从我的建议,既然你想保证布鲁斯的安全。”佩珀语气严厉。“拉瑞尔非常 非常擅长这类事情。我特意选择她,因为我相当确定你不会弄哭她。”

托尼翻了个白眼,“我什么时候弄哭过别人?”

佩珀表情严肃。“比你知道的多。关于这一点至少我还可以信任你,布鲁斯。”

“我很乐意让别人把控方向。”布鲁斯毫无异议。

当托尼摆出一副绝对不怀好意的表情时,布鲁斯补充道,“至少在公关在意的领域。”

托尼努力把表情收敛为一声假笑。“我会尽力的。我提议主题色为绿色。”

“不,没门。”布鲁斯坚决反对。

托尼调笑着他。“还有其他异议吗?”

“我可不是在承诺服从你。”布鲁斯干巴巴的回答。“不过我想就这些了。”

“银色。”佩珀一锤定音。“这与你们的另一个身份都毫无联系。托尼是银色,布鲁斯蓝灰色。”

布鲁斯对于这种颜色只有一个大概的概念,但他还是欣然同意了。银色——相比较其他颜色——似乎是个安全选项。“好的,没问题。”

托尼表示无所谓。“听起来不错。”



“好极了。”佩珀回道。而布鲁斯有种感觉,她早已计划好了一切,只待设法让他们认同她的观点。“我们会在招待处提供点心,当然了,还会有一个开放式酒吧。”

托尼搓着双手。“现在终于到好事了。”

“你们两个都不许喝醉。”佩珀坚持道。“你们必须表现的像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保持肢体接触。不用做的太过火,但得让所有人都相信你们在一起了,而且疯狂相爱。”

布鲁斯看向托尼,开始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也许他们一起出现在公众视线的次数不会太多,但每一次都必须要演戏假装。

“嘿,没问题的。”托尼边说边轻捏布鲁斯颈部后侧,他的拇指绕着圈来回摩挲。“我们能做到。”

佩珀抛向他们的眼神若有所思,“看得出来你们完全没问题。现在,该谈谈装饰品了。”

布鲁斯叹口气,为前方的漫漫长路做好准备。



当所有计划尘埃落定,文件签署完毕,托尼终于松了一口气。布鲁斯仍然可以抽身而退,但他们毕竟已经走了这么远了。

“那么,你准备结束这一天,还是想花些时间在实验室?”佩珀t离开后托尼问到。

布鲁斯看起来还是晕乎乎的。“我不知道。”

实验室时间取消。那么。。。“你饿吗?”

“非常。”布鲁斯说。“我今天没吃太多东西。”

“咱们出去吧。”托尼冲动之下开口。“我们可以吃点东西,来一杯,在这一切疯狂开始前放松一下。”

布鲁斯露出一个调皮的神色。“你是在邀请我和你约会吗?”

“如果你想的话,”托尼笑着回答。“我希望你不介意被人看到和我在一起。”

“我想更可能是反过来吧。”布鲁斯说。“罗斯怎么办?”

托尼耸耸肩。“他怎么了?如果他在你和我一起时袭击你,他会面临一大堆负面报道。”

布鲁斯挑衅般的扬起下巴——一种很适合他的表情。“好吧。咱们就这么干!”

为免激怒佩珀,托尼并不想引起轰动,幸好这也不是他第一次低调行事。

事实上,纽约这一点特别棒。有几个粉丝要求签名或合影,但大部分人没有上前打扰。曼哈顿之战后,布鲁斯没有再出现在新闻里,所以没那么容易被认出——至少就目前而言。

幸运的话,他们可以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溜走,至少不那么引人注目。因此托尼问道:"贾维斯,附近最好的印度餐馆是哪家?那种小馆子。"

"五条街以内就有一家符合以上要求的餐馆。"贾维斯回答道。"我已经把位置发送到你的手机了。"

“谢谢。”托尼说。“来吧,布鲁斯。让我们来喂饱你。”

这家餐馆小而私密,在这么早的时刻还很安静。托尼任由布鲁斯用结结巴巴的印地语与服务员交流点餐。年轻女人耐心的等布鲁斯想出准确的单词,必要时也会纠正他。

托尼试图忽略听布鲁斯说外语有多让他兴奋,虽然并不怎么成功。他很庆幸有桌子做掩饰。

最终,他们的服务员拿着菜单再次消失了,托尼忍不住发问,“你会说几种语言?”

“一种。”布鲁斯微笑着答道。“至少说的流利的只有一种。”

“有多少种你说的不流利的?”托尼调笑道。

布鲁斯停顿了一下,最终承认:“我西班牙语说的不错,葡萄牙语也还行。我还能说一些印地语,一点儿孟加拉语,少量俄罗斯语。我知道一些普什图语短语,达里语也是。而且我高中时学过法语,虽然我不确定还记得任何东西。”

托尼眨眨眼,"比我会说的多。"

布鲁斯笑了,看起来有点害羞。"需求乃发明之母,就这样。"

"说几句西班牙语。"托尼命令道。

布鲁斯耸耸肩。"难以置信我竟然被你说服了。"他用西班牙语说。

托尼咧嘴大笑用同一种语言回答,"接受现实吧。要我说的话你得待相当长一段时间了。"

"你一直瞒着我。"布鲁斯笑着控诉,转换回英语。

"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和达里语。"托尼不置可否。"而且你知道我是说真的。"

布鲁斯猛抖一下肩膀。"那也是事实。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陌生。"

托尼在桌下轻撞一下布鲁斯的脚。"如果有谁值得一次休假,肯定是你。"



"那我想我得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喽,"布鲁斯回答。

"向你保证,从我的角度这纯粹是出于自私。”

服务员端上来几小碗咖喱肉汤和一篮馕饼,还有几瓶翠鸟啤酒。布鲁斯轻啜一口,微笑着承认。“这真不赖。”

“你从来没喝过吗?”托尼忍不住问。

布鲁斯耸耸肩。“我不怎么喝酒,特别是我得时时注意身后的时候。”

“所以,这对你而言很不一样。”

布鲁斯给他一个难以置信的眼神。“我结了婚。和。我之前逃了一整年。外出就餐,还能来一杯?这绝对很不一样。”

“好的那种?”托尼忍不住开始施压。

“好吧,绝对不是坏的那种。”布鲁斯回以微笑。

托尼掰开一块饼。“有后悔的吗?”

“没有,”布鲁斯坦率的说。“我并不后悔向你求助,也不后悔我们正在走的路。从某方面来讲这是一种解脱。”

托尼皱起眉。“哪方面?”

“我不必担心早上会在何处醒来,”布鲁斯回答。“我有稳定的收入。我知道有人在照顾我。"布鲁斯摇摇头。“我不需要解释这其中的不同。”

如果托尼需要肯定他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当然他不需要——他刚刚已经得到了。“你不需要,知道你不后悔已经足够了。”

“没错。”布鲁斯回答。“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准备邀请史蒂夫做我的伴郎。”

托尼一脸怪相。“当真吗?”

“史蒂夫是个好人,而且他会让所有人认为这是真的。”布鲁斯说。“等我解释完,他会同意的。”

托尼并不怎么信服。"10美元赌他会抓狂。”

“会没事的。”布鲁斯很坚持。“史蒂夫的支持会进一步证明我们关系的认真程度。而且只要他出席了婚礼和发布会,就再也没人质疑其合法性了。”

托尼点点头。他不得不承认美国队长会给整个事件笼罩上巨大的光环。“祝你好运。”托尼说。“真心的。”

布鲁斯笑了。“史蒂夫和我——我们都是实验品。他会同意的。”

“我希望如此,”托尼回道。“但是不管他的态度如何,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你值得的。”

布鲁斯露出满意的表情。“我希望你能持续相信这点。”

托尼伸手在桌下抓住布鲁斯的膝盖。“毋庸置疑。”

然后他们的菜品送了上来,托尼拍拍布鲁斯的膝盖,感觉心满意足。

他知道这会有用的,而且绝对很棒。

 

 


评论(15)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