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十四章

又被屏蔽了。。。我要疯了




在一片废墟之中,布鲁斯全情投入,尽力用手头有限的医疗用品实施救助。史蒂夫自告奋勇帮忙,而克林特忙着把伤亡者分门别类——用黑,红,黄和绿色——以便于救治,值得庆幸的是只有少量黑色和几个红色。


“你好像很熟悉这些,”布鲁斯观察着史蒂夫按压一个伤者腿上的伤口。


史蒂夫耸耸肩。“我的部队经常深入敌后,很难有专用的医疗人员,我们只能各尽所能。”


布鲁斯点点头。“难怪。好吧,这里需要缝合,马上。”他的手接替了史蒂夫的工作。“看一下急救箱里有没有缝合针线。”


“我想我之前有看到,”史蒂夫说,在翻找之前先脱下了手套。“在这儿。”


布鲁斯点头。“继续按压,把急救箱给我。”


布鲁斯的手稳稳地穿好线开始缝合伤口,正是这种平静让他度过每次类似紧急事件。


这也是他与托尼在实验室共同研究艰涩复杂的方程式和试验时感受到的同一种平静。他全神贯注于眼前的问题连愤怒都逐渐消散。


一个小时后,救援工作步入正轨,更多经验丰富的医生抵达,带来了更好的设备和源源不断的物资。布鲁斯的工作结束了。


布鲁斯后退一步,摘下手套,忽然之间倍感疲惫。


“嘿,你还好吗?”史蒂夫问,在布鲁斯开始摇摆时抓住他的上臂。


布鲁斯点点头。“只是累了,没别的。娜塔莎和托尼回来了吗?”


“他们已经到附近了,”史蒂夫回答。“他们会在昆式那里与咱们汇合。克林特已经在那儿了。”史蒂夫放开布鲁斯,却还站在他旁边,似乎认为布鲁斯随时都会倒下。


仔细想想,事实可能也确实如此。


他们回到战斗机上时其他人正等着他们,托尼在舷梯迎上布鲁斯,上下打量他一番。“你还好吗?你看起来糟透了。”
 


布鲁斯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灰尘污垢,一些血滴飞溅上了他的衬衫和裤子,鞋子上也有大片的血污。飞快的瞄了史蒂夫一眼,发现他也没好到哪儿去。“不比史蒂夫更糟,”他直言。


托尼扬起眉。“是的,好吧,我没和史蒂夫结婚,所以我不用担心他。再说了你没看到你自己。坐下。”


布鲁斯不胜感激地坐下。“呃,你们找到罗斯了吗?”


“我们找到他了,”娜塔莎语气平稳,克林特开始发动飞机。“我们说话这会儿他可能正在被巴西警方拘留。足以让他忙一阵儿了。”


布鲁斯踌躇片刻。“你们没杀他?”


“我想来着,”托尼直言不讳。“不过没有。我只是告诉了他事情最终的收场方式。”


“我可能也提了几点小建议,”娜塔莎承认。“他知道再和你出现在同一城市会发生什么事。”


布鲁斯微微笑,很感激她的想法,虽然他不确定会有用。“你们没必要这么做。”


“他们当然有,”史蒂夫坚定地说。“惹一个人就是惹了我们所有人。是时候让罗斯认清这点了。”


托尼搂着布鲁斯的肩膀。“我说什么来着,大家伙?”他伸手从兜里掏出布鲁斯的戒指。“给你,我帮你好好保管着呢。”


布鲁斯微笑着把戒指戴上手指,他靠着托尼,在引擎的嗡嗡声中慢慢陷入了浅眠。战斗机快降落在天空母舰上时托尼轻轻把他推醒。


“咱们速战速决,”托尼说。“咱们的床还在大厦里等着呢。”


弗瑞在一间大会议室与他们会面,他挥手让他们入座。“我会尽量简洁。我们得到情报,那些半机械人由一个名叫泽勒的人制造。不过他很可能是在别人怂恿之下才选择攻击里约,而不是他的祖国德国。”


“被谁怂恿?”克林特问。


弗瑞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厉。“罗斯将军曾与泽勒有过接触;泽勒曾是罗斯负责的一项绝密项目的承包商。我们认为,他很可能知道关于这次攻击的相关信息——而他并没有分享这些信息。”


托尼皱起眉。“别告诉我不能动他。”


“绝对不会,”弗瑞说。“但是需要时间来准备一切;罗斯仍然有一些很关键的朋友,我们得确保无懈可击。”


听起来并不让人安心,不过布鲁斯猜他也不能要求更多了。弗瑞愿意站在他这边已经值得庆幸了。


“我需要再借团队几天,”托尼宣布。“我想确保罗斯不会报复。”


弗瑞的目光锐利。“你在计划什么,斯塔克?”


托尼摆出了他最无辜的表情,虽然愚弄不了在座的任何一人。“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的话让布鲁斯想起了什么,他忍不住怀疑托尼在想什么,不过他足以信任托尼而不再深究。


另外,布鲁斯已经筋疲力尽了。他现在不想牵扯进那些事。


“好吧,”弗瑞叹口气。“现在离开这儿。”


“你今晚需要我们吗?”史蒂夫问。“不需要的话我今晚就留在这儿过夜了。”


托尼摇摇头。“不用,今晚我们应该是安全的,”他拉着布鲁斯走出房间。“直升机应该到了,战甲应该也已经装好了。”


毫无意外,托尼的富有带来高效,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降落在了大厦顶部。托尼甚至没等他们把装甲卸下,只是朝驾驶员和副驾驶挥了挥手,就催促布鲁斯进屋。


“先冲澡,我想,”托尼说。“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布鲁斯累到不想争辩。他把脏衣服丢在地板上,步入花洒之下。热水从多个莲蓬头喷涌而出,击打着酸痛的肌肉,冲走汗渍和血污。


他背对着门,所以感觉到,而不是看到托尼走进来站在他身后。“别转身,”托尼说,他的双手放在布鲁斯的臀部。


“等等,什么?”布鲁斯试图反抗。


“不,不,放松,”托尼鼓励他。“相信我,布鲁斯,放松。”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然后低下头,任由水花打湿头发。“我们在干什么,托尼?”




布鲁斯仍然喘着粗气,但他感觉很好,几年来头一次感觉这么好。


的确值得等待,”托尼喃喃道。“准备结束清洗了吗?”


布鲁斯咕哝着表示同意。


他们一起跌入床上,布鲁斯任由托尼把他拖到怀里,他的背挨着托尼的胸口,他们的躯体相缠,完美契合。




评论(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