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十三章(下)

他忽然有个主意。“贾维斯,扫描本区域所有生命信号。利用一切手段。”



“你的西北方向四百米处有一队美国士兵,”短暂的停顿之后贾维斯回答。“我相信班纳博士正与他们在一起。我已经通知了其他人。”


托尼不需要后援,他也不想要。毕竟他不能当着目击者的面杀死这些人。



身着黑衣的敢死队员将布鲁斯团团围在中间,而后者几近全裸,表情半是恐惧半是妥协。



正是那种妥协狠狠击中了托尼,好像布鲁斯早就料到了这一切,就像他早已知道会是这个结局。



“嘿,猎人们,”托尼喊道。“忘了他不是一个人了吗?”



所有人都抬起头——总共十人,在托尼看来这简直荒唐至极。想用十个人拿下浩克和复仇者们?罗斯绝对是彻底疯了。



当然了,紧接着他们就举起了武器,很明显他们其中一人拿着个火箭筒。托尼看的出布鲁斯马上就要冲那家伙动手了,那绝对是个坏主意,紧接着拿火箭筒那人的肩膀就插了一支箭。



托尼趁此机会用掌心炮——可能不会要他们的命——撂倒了两个人,还有两个大腿和肩膀各自中箭倒地。其他人相继因膝盖上方中弹倒地,再一次的,不致命,但足以让他们失去执行任务的能力。



布鲁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什么——”



托尼的降落打断了他。“罗斯在哪儿?”他向最近的士兵发问。“我们需要聊一聊。”



士兵嘴巴紧闭,完全没有说话的意向。



几秒后娜塔莎径直走上前。她走向一个明显被她射中的士兵,鞋跟狠狠踩进他的伤口。“我没时间玩游戏,”她几近咆哮。“你的长官下了一个不合法的命令,而你却遵守了。你们试图在外国领土绑架扣押一名美国公民,而他是受巴西总统邀请而来。这至少意味着军事法庭,还有可能的巴西监狱——而如果你不说出我想知道的信息的话,这些与我即将对你做的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托尼在面罩后眨眨眼,深感敬佩,还有那么一点点被挑起性致。



士兵犹豫片刻,娜塔莎扭动鞋跟,他呜咽着给了一个地址。



娜塔莎了然的点点头,似乎知道那个地点。见鬼,她可能真的知道。她转身面向托尼。“克林特和我可以应付。”



托尼摇摇头。“我和你们一块儿去。”



布鲁斯的目光在他们几个之间流连。“你们不用这么做,”他出声反对。“我不想你们惹上麻烦。”



“布鲁斯,”她的语气温柔。“这就是我们该做的。而且我们不能让一个美国军官随意进行这种无授权行动。这于公事无益。你应该穿上衣服,去帮那些伤亡人员。”



布鲁斯闻言直起身。“好吧。谢谢。”



在托尼看来,这简直是大师级别的操纵,因为布鲁斯完全没注意,而他是托尼认识的最精明的人之一。



克林特一路小跑过来,随意扫了地上那些士兵一眼。“干的漂亮,塔莎。嘿,博士,你会说葡萄牙语,对吧?史蒂夫那儿有些受惊的小孩儿,有几个还受伤了。你想去看一眼吗?”



托尼看的出来布鲁斯立马进入了医生模式。“当然了,”他说,然后看向那些士兵。“他们怎么办?”



娜塔莎摇摇头。“我会发出消息。会有人把他们带走的,不过你不需要在场。”



托尼拉近他和布鲁斯之间的距离。“你可不能光脚走回去,”他说。“那么,等一下,”他盯着娜塔莎。“我得把战甲留在战斗机里。”



“你不用这么做,”娜塔莎说。“你可以交给我和克林特。”



“不,我不能。”托尼反应激烈。



“不应该我去吗?”布鲁斯抗议。



托尼直视他的双眼。“你敢说你不会直接变绿把他摔的七零八落吗?”



布鲁斯犹豫了。



“你的双手得干干净净的,大家伙。”托尼说。



布鲁斯皱眉。“那你的呢?”



“我不会碰他的,”托尼保证。“我只是要告诉他从此刻开始即将发生的每一件事。”



“咱们飞机见,”娜塔莎说。“只要我们找到代步工具。”



托尼搂着布鲁斯的腰,布鲁斯抓着他的肩膀。他们一起飞回战斗机,飞向一直都在的备用衣物和医疗用品。



“我们需要找个适合浩克尺寸的通讯器,”他们落地时托尼说。“或者其他什么。我不喜欢失去联络。”



布鲁斯与托尼的额头相贴,好似感觉到了托尼对物理保证的需求。“咱们一起解决,好吧?”



布鲁斯几乎在托尼的鼻子下面被抢走可一点儿也不好,不过暂时足够了。



等布鲁斯穿好衣服,托尼也从战甲里解脱,娜塔莎和克林特开着一辆吉普车出现。



面对托尼疑问的眼神,娜塔莎解释道,“从一个很友好的年轻人那儿借的,他很能理解我们的需求。克林特,让布鲁斯给你检查一下。”


“我很好,”克林特反对,不过布鲁斯正在旁边,他抓过克林特的胳膊。


“来吧,”布鲁斯说。“我会很快的。”



托尼坐上乘客座,娜塔莎开着车冲过街道,完美避开碎石瓦砾。



“你得让我负责大部分谈话,”她坚持。



“这可是布鲁斯,”托尼不同意。“我可不会袖手旁观。”



娜塔莎的眼神意味深长。“不,你不会。你在这儿。我允许你在场就是因为这是布鲁斯,但这也是神盾局的事务。还记得弗瑞说过他不能先于罗斯行动吗?好吧,现在他已经越线了。”



“关于越线你说的太他妈对了,”托尼咆哮道,想要发泄怒火却又苦于无其他对象。“他在追捕我的丈夫!”



娜塔莎看他一眼,表情软化下来。“我知道。之前洛基带走克林特时我也很生气,记得吗?”



托尼压下自己的怒火,暂时抛在一旁。“好吧。对不起。”



“别道歉,”娜塔莎回答。“要是罗斯不愿意合作,就交给你了。”


罗斯所在是一家廉价旅馆,店主很可能不会多问的那种。娜塔莎用一个微笑和一把巴西雷亚尔币很快知道了罗斯的房间号。


 
没有战甲在身,托尼很明智的没有打头,而且在娜塔莎敲门时一直背对着墙。她声音甜美的说了一串葡萄牙语。



“走开,”门内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不需要客房服务。”



娜塔莎再次敲门,说了些什么,这次听起来更紧迫。



门猛地打开,走出一个托尼不认识的中年男人。



“我们没有——”他还没说完就被娜塔莎一拳击中喉部,连托尼都忍不住皱眉,即使毫无怜悯之意。



娜塔莎两步跨进房间,但托尼还呆在原地,知道最好还是不要挡她的道。



直到听到她喊。“安全。”



罗斯瘫倒在一把椅子上,怒视着娜塔莎。“你不能这么做,”他怒吼。



“你错了,”娜塔莎心满意足地说。“我能这么做。因为你为了满足私人目的拿国际事故冒险。如果你只是口头威胁我们是对你没法;现在,我们可以行动了。”



罗斯开始大笑。“你觉得你能动我?我可有一些很有权力的朋友,罗曼诺夫特工。我可能会受些轻罚,但是军中有大把人同意我的观点——浩克是件武器,必须由军方掌控。”



托尼在思考之前已经行动了,他的小臂抵着罗斯的气管,他听到血液奔腾的隆隆巨响。



他怀疑这是否就是布鲁斯变身前的感受。



“你忘了你对付的是我,”托尼说,声音低沉平稳。“我有更多朋友,更多钱,还有公众的支持。在这一切结束之前,你会希望接受罗曼诺夫特工提供的任何条件。”



罗斯冷笑。“你已经退出杀人行业了,斯塔克。”



“我曾跟参议院针锋相对,而且赢了,”托尼的笑容冷酷。“你会发现,想结束一个人的方式不止一种。”



他放开罗斯,后退一步。“我就在门外,娜塔莎。”



“我马上就来,”她说。



托尼坐上车,深深吸了几口气。当他确定能顺畅的交谈时,打给了拉瑞尔,而后者立刻就接听了。



“你们在BBC,”她说。“MSNBC也在播放。布鲁斯在哪儿?”



“他在帮伤者,”托尼说。“罗斯动手了。”



“布鲁斯有事吗?”她立即问道。“不对,等一下啊,他肯定没事,不然你就不会打给我了。你应该在大杀四方。你还好吗?”



托尼深呼吸,轻笑一声。“你听起来很像佩珀。”



“至少不算太差的模仿对象,”拉瑞尔并不松口。“那么?”



“我们找到罗斯,威胁了他,他说他有更厉害的朋友。他不会放弃追捕布鲁斯。”托尼说。“咱们需要启动核心计划。”



拉瑞尔若有所思。“正好现在全是复仇者在巴西的新闻。你有这次针对布鲁斯的行动的确凿证据吗?”



“十个膝盖有枪伤或箭伤的特别行动人员,”托尼说,给了她罗斯所在旅馆的名字。“他用的真名。”



“完美,”拉瑞尔说。“我最喜欢他们变得骄傲自大了。你们一回到纽约我就把消息泄露给媒体。消息发布后,布鲁斯需要做个声明。你提前警告他一声。”



托尼疲惫的笑笑。“也许在我们回纽约的途中吧。”



“如果你能让其他人多停留几天会更好,”拉瑞尔继续说道。“算是一种表态。”



“我会尽力,”托尼承诺,虽然他不觉得会费多大功夫。他们都喜欢布鲁斯。



拉瑞尔叹口气。“我们一直都这么准备的,托尼。我保证这之后,罗斯不会再有任何朋友,如果他没入狱都是幸运的。”



“我就指望你了,”托尼回答,娜塔莎也上了车。“一回纽约就联系你,”他看向娜塔莎。“你在里面可有一阵儿了。”



“我需要一些答案,还需要保证罗斯停留足够久到巴西警方能抓到他,”娜塔莎答道。“我要让他如坐针毡。”



托尼微微一笑。“哦,我想他会的。”



评论(17)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