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十二章(下)

那晚结束时已经很晚了,跟随托尼回到卧室时,布鲁斯已经脸颊泛红。当布鲁斯把他一把推向门后时,托尼有点儿惊讶。



“今晚也许不会发生,”他停下喘口气时布鲁斯警告道。“但这并不是说我不想要。”



托尼双手捧着布鲁斯的脸。“我告诉过你:我喜欢挑战。而且我碰巧也很喜欢你。”



“这种感觉是双向的。”布鲁斯的回答暖意满满,接着他再次吻上托尼。



~~~~~~~~~~~~~~~~




布鲁斯正思量着挂在衣柜里的领带,托尼走到他身后,伸手揽着布鲁斯的腰。“忘了领带吧,”他说。


“你这么想吗?”布鲁斯问。“我可不想衣着不当毁了你的名声。”



托尼轻车熟路地解开布鲁斯衬衫的头两颗扣子。“你看起来很棒。你不是紧张吧?”



“有一对顶级刺客做掩护,我为什么会紧张?”布鲁斯故作大方的笑笑,看似毫无隐藏。



托尼没有追究,却借此机会吻上布鲁斯脖子的一侧,轻轻吮吸着。


布鲁斯脸红了。“托尼,”他低声警告。



“幸福爱人,记得吗?”托尼一脸坏笑,不过他还是后退一步。布鲁斯仍能感觉到托尼的嘴唇留下的暖意,即使托尼没留下淤青,他也肯定有了一个红色印记。



他并不那么介意,虽然本该如此。


“我不觉得我们需要假装,”布鲁斯回答。“即使我们仍在为幸福结局而努力。”


托尼的笑容软化下来。“是那样吗?”


“你说呢。”



托尼只是笑嘻嘻的勾着布鲁斯的皮带孔。“来吧。咱们还要约会呢。”


哈皮在车库接上他们,因此他们无需担心正门的媒体,但餐厅外还是有几个记者。布鲁斯的手指与托尼相触,努力做到不逃跑;躲藏是个很难改变的习惯,但托尼紧紧抓住他的手,转身对他耳语。



“想象他们都光着身子没什么用,别那么做。”他说。



布鲁斯嗤鼻。“那你怎么做?”



“哦,我会想象如果他们惹恼我的话,所有可以毁掉他们生活的方式。”托尼露出一个鲨鱼般的笑。


布鲁斯发出短促的笑声,可能正如托尼所愿。“有点残忍。”


托尼大笑。“可是很有用,这才是关键。”


他们一走进去,餐厅领班就迎了上来,领着他们走向预定的位置。“随时为您服务,斯塔克先生,班纳博士,”布鲁斯能认出他的语气因托尼的财富而包含的奉承。



“一瓶红酒,”托尼开始点单。“最好的。但不必是最贵的。”



“正好有那么一瓶,斯塔克先生,”他说。“你会爱上它的。”


有那么些时刻布鲁斯会意识到过去这几个月他的生命变得有多离奇,而这正是其中之一。他在约会,与他的丈夫,在一家昂贵餐厅里,还有一对刺客在留意他的安危。


“你看见那两只爱情鸟了吗?”托尼如同猜到布鲁斯的想法似的问道。



布鲁斯微笑着,小心不看向他们的方向。“你准备赌多少克林特会点菜单上最贵的菜?”


托尼冲他得意一笑。“菜单上没有标价,不过我不会打这个赌的。”



布鲁斯不愿深想如果克林特和娜塔莎返回神盾局前罗斯都毫无动静会怎样,但与此同时,他又感觉好受一些。他知道现在不止是托尼在对抗军方,还有整个团队。


“那么,咱么该谈谈增加大厦容量的事儿了,”托尼说。“不是说我不想把你占为己有,但你觉得找个助手怎么样?”



布鲁斯皱起眉。“什么样的助手?”



“一个年轻有为的研究助手。”



“谁会想和我一起工作?”布鲁斯满是怀疑。“我会变绿,然后他们就会被砸成碎片。”


托尼摇摇头。“你还是布鲁斯班纳博士,为斯塔克工业进行创新型研究。再说了,那只说明我们需要找一个你喜欢的人。另一个家伙一般会喜欢你喜欢的人——不知为何,甚至史蒂夫。”



布鲁斯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我想可以走着瞧。”


“我们可以和泽维尔谈谈,”托尼建议道。“年轻的变种人总是面临歧视,而且他们没那么容易被大家伙吓到。”


布鲁斯略感振奋。“那倒是。”



“很好,”托尼说。“你可以剔除那些你不怎么感兴趣的,专注于你真正想做的项目上。”



布鲁斯摇摇头。“你知道我有个研究助手是多久以前了吗?”



“很久了,我确定,”托尼回答。



“你就没有助手,”布鲁斯指出。



托尼笑了。“布鲁斯,有一整个研发部门任我使唤,我可以差遣任何人。包括你。”


“我不介意被差遣,”布鲁斯承认。“你有一些很有意思的项目。”


托尼的笑容绝对变得下流。“我有非常有意思的项目,”他在桌下轻轻拨弄着布鲁斯的脚。


“你还真是一根筋,”布鲁斯忍不住抱怨,虽然他并不觉得困扰。他勾了勾托尼的脚作回应。


“我有个计划,”托尼毫不退缩的勾了回来。


布鲁斯没费心去问托尼在手头上的事做完后的打算;他已经有了大概的想法。


侍应生选择这一刻送上红酒,自我介绍为西恩。他先让托尼品尝,托尼表示可以之后,才给他们每人倒了一杯。“如果两位愿意的话,我们的主厨很乐意为两位制作一些特别的菜品。”



“我想没问题,”托尼表示同意。“布鲁斯呢?”



他点点头。“可以。”


“有对什么过敏,或有特殊要求吗?”在他们都摇头否认后,西恩说,“今晚能为两位服务是我的荣幸,有任何需要请招呼我。”


“拉瑞尔选的不错,”他离开后布鲁斯喃喃说道。



托尼点点头。“良好的服务又不过于谄媚。那需要天赋。”


结果食物棒极了——某种片状的鱼肉,有黄油般糯滑的口感,无可挑剔。谈话一如既往的妙趣横生。托尼还一度越过桌子抓起布鲁斯的手。


很长一段时间里布鲁斯都没放开,离开餐厅时他也毫不犹豫的牵着托尼的手。他完全忘却了那些媒体,连来自罗斯的危险都被他抛诸脑后。



在那一刻,他感觉像个平常人,而且在坐进车里回家之前他与托尼一起肆意欢笑。




~~~~~~~~~~~~~~~~~~~~~~~~





第二天一早他们还在实验室时拉瑞尔发过来一封邮件,链接标题是:哦,不,他们没这么做。他收到时布鲁斯也在,他皱着眉头,显然没领会其中的意义。“那是什么?”


“八卦小站,”托尼稍作解释,点开了链接。很快加载出来的是他们那天晚上外出的照片,虽然托尼早就习以为常了,他还是很乐意看到布鲁斯的笑颜。“看起来不错。”




“拉瑞尔为什么发这个链接给我们?”布鲁斯问。


如同感应到他的疑问,贾维斯很快宣称:“古德温女士来电,sir。可以接进来吗?”



“好的,贾维斯。”托尼回答。




拉瑞尔的脸很快出现在视频里,她把头发拨到耳后——托尼认出这是表明她进入公事状态的一种姿态。“我有好消息。”



“洗耳恭听。”



“除了一些八卦博客和粉丝网站,没有谁真的在讨论你们的浪漫晚餐。”拉瑞尔调皮一笑。



托尼皱着眉。“我还以为重点是要上新闻。”




“你看评论了吗?”拉瑞尔反问。“超过200条,而且还在增加,都是在说你们有多可爱。只要罗斯有所行动,这些人会群起而攻之,这些照片绝对会赢。这与军方有没有权利抓布鲁斯无关,重点在于你们史诗般的爱情故事,以及他们怎么想横插一杠。对于常规媒体而言,你们的关系之所以变成旧闻是因为他们已经完全接受你们是一对儿了。”




托尼不得不佩服她的策略。“很聪明。这真的非常聪明。”




布鲁斯瞅了托尼一眼。“无意冒犯,我确定你是对的,不过为什么要强调浪漫成分?”



“因为公众最爱的就是爱情故事,特别是相关人物像你俩这么可爱,”拉瑞尔兴高采烈地说。“只要帮我个忙——就算你俩要吵架,也别当众吵。”


托尼不置可否。“我们才不吵架。”




“我确定我们早晚会的,”布鲁斯温和地说。“咱俩都是无事生非的人。”



拉瑞尔大笑。“尽量私下解决,先生们。接下来几天尽量多外出,布鲁斯。只是要确保你有人陪同。”



“好的,好的,长官,”托尼开着玩笑,然后挂了电话。“所以?”



布鲁斯耸耸肩。“总的来说,一个相当无害的夜晚。如果拉瑞尔说很好,那我猜就是这样的。”



“会更好的。”托尼承诺,倾身吻上去。




布鲁斯主动将之变为深吻,然后后退一步。“我还有几件事要完成。晚点见?”



“最好是的。”托尼警告他。





那天接下来的时间他努力工作,最终完成的进度足以震撼佩珀。他回到客厅,却没看见布鲁斯,只有史蒂夫在与克林特还有娜塔莎打牌。




“大家伙儿看见布鲁斯了吗?”他问。



“还没有,”史蒂夫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注意力仍停留在他手上。“我们该见到吗?”



“没必要,”托尼回答。“他大概还在工作。”




他完全没心情停留或是玩牌,就径直去了布鲁斯的实验室。他站在门口,注视着布鲁斯戴上眼镜阅读电脑屏幕上的细小字迹。“你要吃晚餐吗?”过了一会儿他问道。




布鲁斯抬起眼,有点心不在焉。“再过一个小时?”




“没问题,”托尼欣然同意。“你在忙什么?”




“生物洗涤剂和反应堆的相关问题,”布鲁斯随口答道。




托尼认得那个表情。“我被你抛弃后,只能去跟史蒂夫打牌了,你知道吗?”




布鲁斯被他的话逗乐了。“我想你会活下来的。友好点。”



“为了你吗?任何事。”托尼说的无所顾忌。




布鲁斯又笑了,不过马上就转向了屏幕。




托尼知道什么时候该认输;他也有过研究临近终点,太过专注完全忽略周围的一切的经历。




他决定好好对待其他人,再次上了楼。




“布鲁斯怎么样?”娜塔莎礼貌的率先问道。




“心无旁骛,”托尼坦白说,扑通一声坐到椅子上。“我们玩什么?”



克林特咧嘴笑着。“Pitch 。你知道吗?”




“我玩21点比较多。”托尼说。




“咱们有四个人,可以分组来玩,”史蒂夫建议。“克林特,你可以和托尼搭档。”



克林特翻个白眼。“你让我和菜鸟一组吗?”



“托尼很聪明,”史蒂夫试图鼓舞他。“我确定他会上手很快的。”



“就一轮,”克林特不依不饶。“然后就交换。”


托尼有点恼了,“嘿,我玩过纸牌。到时候你就不想换了。”



“接受挑战。”克林特毫不示弱。


娜塔莎和史蒂夫赢了第一轮,从克林特的呻吟中,托尼猜这不是他第一次输了。托尼很快就掌握了规则,他和克林特赢了第二轮。


托尼指着史蒂夫。“你是怎么成个打牌老手的?”


“在军队里有大把的等待时间,”史蒂夫不急不缓地回答。“你想换人吗?”


克林特的眼神满是挑衅。“没门。我们会打败你们。”


他们正玩第三把——三局两胜——布鲁斯晃晃悠悠的溜达了进来,表情混乱。“嘿,抱歉我晚了,”他说,非常敷衍的在托尼唇上碰了一下。




“再试一次,快活绿,”托尼说着,把他拽过来得到一个更满意的吻。




布鲁斯站起身时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还带着点迷糊。“什么情况?”




“我们在玩Pitch,”托尼回答。“拉张椅子过来,我们可以把你加进来,不过得先等我和克林特把史蒂夫和娜塔莎打得落花流水。要不然咱们也可以玩脱衣扑克。”




托尼感觉到小腿娜塔莎踢他的地方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同时布鲁斯说道:“不用了,谢谢。你们已经见过太多次我光着身子了。”接着他耷拉下了头。“你们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们,呃,你们昨天的晚餐怎么样?”他有点绝望的看向克林特。




“几年来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克里特愉快地说。“酒也很好。”



为了表明观点,娜塔莎看向托尼的目光锐利。“很棒的食物,和很棒的酒,”她承认。“我几乎都可以原谅你玩脱衣扑克的提议了。”




史蒂夫神情尴尬,似乎在努力不去想那种可能性。“有人饿了吗?”




布鲁斯主动请缨点餐,离开让他们完成最后一轮游戏,而托尼意识到这种感觉——很好。甚至可以说接近平常。




他甚至不介意史蒂夫在场。



布鲁斯点完餐,拉过一张椅子放在托尼身边,重重地坐下来,很随意的把胳膊搭在托尼的椅子上。他现在对于肢体接触的接受程度已经比他在大厦初次现身时好太多了,这对于托尼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胜利。





现在,所有托尼要做的就是设法摆脱让罗斯,然后他想生活已经趋于完美了。


Ps:对纸牌不熟,我真的不知道Pitch是什么游戏,看了玩法也完全没有头绪,哪位小伙伴知道相应的中文叫什么,麻烦告知一声,不胜感激!!!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