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十二章(上)


第十二章(上)

第二天一早托尼走进浴室时,布鲁斯正用毛巾拭擦身体,全身上下只有一条睡裤松松垮垮的挂在胯部。“我还指望能在床上抓到你呢,”托尼笑着说。


“为什么?”他问,把毛巾缠在腰间。


“我还以为你是个天才,”托尼语气戏谑,表情却专注。


布鲁斯脸红了,突然开始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看待自己的裸露。“托尼——”


“大部队开始抵达之间咱们还有至少一个小时,”托尼说。“我想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这段时间。”


“如果我做不到呢?”布鲁斯并不太热衷。


托尼一脸坏笑的直接拽下了他的裤子。“那我们至少还有尝试的乐趣。”


布鲁斯有点儿尴尬;他已经习惯了衣不遮体——甚至习惯了在托尼面前赤裸——但他已经很久没有因为性目的而赤身裸体过了。


“来嘛,”托尼边哄诱边勾着布鲁斯的毛巾。


托尼的手指与赤裸肌肤的接触直接在他体内燃起一把火,他拥上前,双手停留在托尼腰上,托尼的嘴唇火热而急不可耐。布鲁斯引导着走到床边,两人轰然倒下,躯体交缠。


在托尼帮助下两人翻了个身,让胯部紧紧相贴,他的手包裹上两人的勃起,开始一种稳定的频率,让布鲁斯很快因需求而坚硬疼痛起来。


布鲁斯的心率加快,压力变得难以忍受犹如在刀尖之上漫步,他的视野模糊成一片绿色薄雾。“停下!”他喊出来,托尼立刻放开他,翻过身躺在发抖的布鲁斯身边。


布鲁斯转到另一面,做着深呼吸,逐渐恢复控制。他听到身旁肉体相触的声音,知道托尼正在释放自己。


他感觉像个傻瓜。他那么近了,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能做到。



至少他成功阻止了另一个家伙现身。


“我可以碰你吗?”托尼在他身后犹豫不决。


布鲁斯点点头。“我很抱歉。”


“看在上帝的份上,别道歉,”托尼命令道,抓着布鲁斯的肩膀。“你才是没完成的那个人。你还好吗?”


“还好,”布鲁斯说,翻身面朝上躺着。“我感觉像个傻瓜。”


“别,”托尼简短的说。“我们可以一步一步来。我知道你已经很接近了。”


布鲁斯笑容苦涩。“我从没想过你竟然是那么耐心的人。”


“我在乎时就会有耐心,”托尼回答。他轻轻吻着布鲁斯,手抚过布鲁斯的胸膛。“我们该穿衣服了。拉瑞尔很快就到了。”


布鲁斯和托尼一起冲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努力想让头发服帖点。


“你看起来很好,”托尼说,双唇压在布鲁斯的脖子后面,吓了他一跳。



“我该剪头发了,”布鲁斯纠正他。



托尼的手指穿过布鲁斯的头发,轻柔的拉扯着。“可以安排。我的人下周要过来。”他放开布鲁斯,把毛巾扔过台子。



“我一直都想弄明白你的头发是怎么做到一丝不乱的,”托尼穿衣服时布鲁斯开玩笑般说道。


“现在你知道了,”托尼回答,他的脑袋被衬衫蒙着,声音变得闷响。“想保持这样可是需要大量工作。”


布鲁斯轻笑一声。“很明显。”


“嘿,你可是和我住在一起,你应该知道的,”托尼说。“你还好吗?”


布鲁斯看了他一眼。“别像个老妈子。”


“我看起来像你妈妈吗?”托尼问,他穿上一双网球鞋。“下次我受伤你这样我也会提醒你。”


布鲁斯不得不承认托尼说的有道理。如果托尼受伤他绝对会寸步不离。最烂的就是布鲁斯从不会受伤——在浩克的干预之下。


再一次。每一次。


感到一丝歉意,布鲁斯转身吻上去,稍作徘徊,他的拇指顺着托尼下巴的线条摩挲。“咱们很好。”


“这对我来说就够了,”托尼回答。


“Sir,古德温女士和罗杰斯队长已经到了,”贾维斯宣称。


“我们马上下来,贾维斯,”托尼说,推着布鲁斯的腰往前走。


布鲁斯必须承认这些肢体接触是种安慰。他相信托尼不会放弃他,但还是喜欢这种生理上的提醒。


拉瑞尔和史蒂夫正坐在沙发上,之间保留着谨慎却又友好的距离。


让布鲁斯惊讶的是,拉瑞尔站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你怎么样?”


布鲁斯眨眨眼。“呃,还好。”


拉瑞尔后退一步,她的手还放在他肩膀上。“很好。我不会说你不需要担心,但是我会说罗斯会后悔他对你的紧追不舍。”


史蒂夫点点头。“我是来帮忙的。克林特和娜塔莎今晚应该会到,最晚明天。索尔在阿斯加德,要不然他也会来的。”


“你不用非得呆在这儿。”布鲁斯忍不住反对。


拉瑞尔重新坐下。“我知道你讨厌这样,布鲁斯,但我必须得直说。罗斯也许愿意通过托尼来得到你,但史蒂夫,克林特和娜塔莎就是另一回事了。这不止是为了保护你;也是为了保护托尼。”


布鲁斯重重坐下来。他还没往那方面想过。“好吧。”


“我不是说你和托尼不能一起离开大厦,”拉瑞尔快速补充道。“事实上,我正需要你俩明晚上外出,来一顿浪漫的晚餐,因为你们需要出现在新闻里,人们需要记得你们正陷入爱河。”


“那能帮什么忙?”托尼问。


“因为如果罗斯实施他的威胁,我们需要公众对你们表达出强烈的支持,”拉瑞尔回答。“史蒂夫的逗留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当罗斯开始针对你,他会公开谴责罗斯针对他朋友的行动。”


史蒂夫清清嗓子。“那也是事实。他不应该追捕你。这不公平。”


“我想地狱刚刚结冰了,”托尼评价道。


布鲁斯瞥他一眼。“什么?为什么?”


“史蒂夫和我竟然就某事意见一致,”托尼说。“地狱里刚出现了一个雪球。”


布鲁斯和拉瑞尔都笑了,连史蒂夫都绽放一个微笑。“那顿浪漫晚餐呢?”布鲁斯问。“托尼会有危险吗?”


“只要克林特和娜塔莎在场就不会,他们会装成一对儿,”史蒂夫说。


“我付账,我猜?”托尼酸溜溜的说,然而他紧紧攥着布鲁斯的手。“但我想那可以安排。”


拉瑞尔微微一笑。“这会是绝佳的平衡,先生们。当然要优先保证你们的安全,布鲁斯,但我们也需要公众记得你们,而且想要你们安全。”


“罗斯肯定会有所行动,”托尼说,完全严肃了起来。“我会确保罗斯远离布鲁斯。你确保罗斯动手时公众会讨伐他”


布鲁斯开始感到一丝丝的乐观,他想也许,有这么多人的支持,他也许会没事的。



~~~~~~~~~~~~~~~~~~~~~~~~~~~~



史蒂夫的存在并不像托尼预想的那般压抑。托尼把史蒂夫安排在布鲁斯原来的房间里,而接下来的两天史蒂夫基本深居简出。“如果你们需要我,我带着手机呢,”史蒂夫说。“打给我。”


布鲁斯挣扎在和托尼呆在一起还是回自己实验室之间,直到托尼开口,“如果你手头上没什么要做的,可以来给我帮忙。”


“我一直都有事做,”布鲁斯说。“不过我有大把时间为你。”


“好极了,”托尼回答。“我正有工作要交给你。”


托尼从没考虑过找个搭档。当然啦,奥比迪亚算一个,但他只管商业相关事务,托尼大部分时间负责研究开发。即使是佩珀,他们大部分时间也是分开的。


然而他和布鲁斯几乎无时不刻都在一起,而托尼还没有厌倦他的陪伴。由此来看,他怀疑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了。


托尼不停的对布鲁斯毛手毛脚,一方面是因为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他完全停不下自己的双手。


再说了,布鲁斯看着他的表情太有趣了,有些恼怒,更多的却是情欲。


当托尼把手伸进布鲁斯的裤子后面的口袋时,布鲁斯终于叹了口气。“你是想证明什么吗?”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托尼狡黠的回答。“我只是很难管着自己的双手。”


布鲁斯摇摇头,但他撞了一下托尼的肩膀。“我觉得只要稍微改变一下燃油出口系统,我们就可以改善新式战斗机的功耗了。”


“对于一个专业不是工程学的人来说,你的直觉相当准确。”托尼说。


“我还是懂一些工程学的,”布鲁斯说。“只不过不是你那种工程师。”


托尼咧嘴笑着。“没人和我一样。”


布鲁斯翻个白眼,但没有争论。“继续工作”


在他们合作之下完成了很多工作,史蒂夫在晚上八点拎着一个沾着油迹的纸袋走进实验室。炸薯条的香味让托尼忍不住流口水。“我想你们应该饿了。”


“饿死了,”布鲁斯听起来明显兴致勃勃。托尼很能理解;没什么比实验室里高效的一天更让人振奋的了。


他们回到客厅吃饭,托尼惊讶的发现克林特和娜塔莎都在,二人正在消灭自己的三明治,一袋薯条散落在他们中间的桌子上。


“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托尼问。“为什么贾维斯没告诉我?贾维斯?”


“你指示过不想被打扰,sir,”贾维斯回答。“我并没有打扰你。”


托尼有些恼怒。“你应该想到当一对顶级刺客出现在我家里时该通知我一声。”


“我们又不是要来刺杀你,”克林特指出,嘴里塞满了食物。“嗨,博士。感觉怎么样?”


布鲁斯耸耸肩。“我很好。你们不用非得过来。”


“托尼说过我们休假的时候可以把这儿当成基地,”娜塔莎酷酷的说。“你要收回邀请吗?托尼?”


“当然不会,”托尼回答。“不过布鲁斯也住在这儿,也许你也该得到他的许可。”


布鲁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他的脸上闪现一个微笑。“如果你们想待在这儿,我不会阻止。”


“很好,”克林特咬了一大口汉堡后说。“再说了,听说我们明晚要去一家超出我们工资水平的餐厅吃饭。”


“那是你,”娜塔莎说。“谁让你去当刺客而不是间谍。”


“每个人都要发挥自己的长处。”克林特用一种富有哲理的声音说。


娜塔莎只是微笑。“是你在里约对那个男人开枪。”


“不是他就是我!”克林特辩解道。


“你搞砸了你的伪装,”娜塔莎无情的指出。


克林特耸耸肩。“我从远方看的更清楚,而且总得有人当你的后援。”


娜塔莎把光脚伸到克林特腿下。“而你做的很棒。”


托尼饶有兴趣的注视着这一幕,注意到他们比平时表现的更放松,然而还是怀疑他们仍处于高度警戒之中。


“有谁想来一杯吗?”托尼问。


“我来罐啤酒,”克林特最先回应。


“伏特加,”娜塔莎紧跟其后。


史蒂夫摇摇头。“我不用了,谢谢。酒精对我不起作用。”


“就当是为了它的口感嘛,”托尼建议。


史蒂夫笑了。“那我也来罐啤酒。”


“布鲁斯?”托尼提醒道。


他略有犹豫,然后说:“和你一样。”


这是一个奇怪而又轻松愉快的夜晚,每个人都试图用在国外旅游和战斗经历的故事取胜。今晚,他们首先都是复仇者,而随着酒精的消耗,舌头开始放松,包括布鲁斯。


“我在巴基斯坦撞见了一堆军阀,”布鲁斯承认。“我打赌神盾局不知道这件事。”


“那是你?”克林特难以置信的问。“我们还以为是黑吃黑呢。”


布鲁斯耸耸肩。“我警告过他们不要朝我开枪。”


娜塔莎发出一声大笑。“这么说也没问题。”


“那么,罗斯到底觉得能从你这儿得到什么?”克林特很直率地问。


布鲁斯明显已经醉倒愿意回答这个问题。“他想要一个武器。”布鲁斯答道。“正如另一个家伙那样。如果按他的想法,他绝对会把它与我分割开来。”


“那绝不会发生的,”史蒂夫语气坚决。“也许只有托尼向世界宣布了想得到你得先过他这关,但复仇者们一样会处于保护你的第一线。”


一般情况下,史蒂夫的一本正经总会惹恼托尼,但布鲁斯腼腆的微笑极大的缓解了他的情绪,而且他也知道史蒂夫的支持必不可少,如果布鲁斯感到更有安全感,他也许会放松一点。 而当他足够放松,也许托尼的计划很快就能见效了。

评论(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