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十章(下)


第十章下


托尼离开实验室去找布鲁斯,他正在其中一个大屏幕上写着一系列方程式,明显正在筛选一些粒子碰撞模拟数据。他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只是因为布鲁斯前一天提过那次模拟的成功。




“嘿,”托尼说。
布鲁斯转过身给他一个温暖的微笑。“嘿。什么事?”
“我就不能跟我的丈夫打个招呼嘛?”托尼问道,轻轻吻上布鲁斯的唇。




“你可以,”布鲁斯并未反对。“不过我认得你那个表情,有事发生了。”
托尼苦笑一声。“你可能太了解我了。”
“没这回事,”布鲁斯回答道。“说吧,什么事?”
“我需要你帮个忙。”托尼说。
布鲁斯的表情变得警戒,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你知道我会为你做任何事。”
“我的朋友罗迪要来城里,”托尼开始解释。“我说我们今晚会和他共进晚餐。”
布鲁斯僵住了。“罗迪,就是美国空军中校詹姆斯 罗德斯?”
“看来你听说过他,”托尼玩笑般说。“他肯定会很激动。”
布鲁斯皱起眉。“你提过他。他是你最好的朋友。”
“好吧,没错,除了你之外。”托尼反驳道。“我想让你见见他。”
“他是个军人。”布鲁斯脱口而出。
托尼抓着布鲁斯的肩膀。“嘿,我绝不会拿你冒险,好吗?他在休假,他也没接到要抓你的命令,所以完全没有冲突。只是一次会面,打个招呼。”
布鲁斯低下头。“好吧。”
“如果要在你们俩之间做选择,肯定是你。”托尼向他保证,伸手抚过布鲁斯手指上的戒指。“这个应该能提醒你。”
“他是你最久远的朋友,”布鲁斯出声反驳,再次直视托尼的双眼。“我知道这其中的分量。
“你忘了一件事,”托尼说。“我没有向罗迪求婚。”
布鲁斯笑出声,虽然其中并没有太多幽默。“你最好不要期望今天晚上一切顺利。”
“我们吃饭,喝酒,然后走着瞧呗。”托尼答道。“我只是想让你见见他,你不需要喜欢或者信任他。只要相信我会保护你。”
“我知道你会尽力的。”布鲁斯回答。




托尼不怪布鲁斯会紧张,然而他也知道他提供不了更多保证了,只有让布鲁斯亲眼见到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说真的,考虑到布鲁斯之前与军方接触的经历,托尼真的不怪他。




托尼伸手揽着布鲁斯的肩膀,额头抵着布鲁斯的头顶(这不科学!俩人身高没差那么多好吗?!)
“晚餐在几点?”一分钟后布鲁斯问道,他的声音透过托尼的衬衫后变得沉闷。
“七点,”他说。“如果情况变得太不对头,我就带你离开。”
布鲁斯重重的叹口气。“好吧。”




~~~~~~~~~~~~~~~~~~~~~~~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竟然被托尼说动了。”布鲁斯喃喃自语着,笨拙的调整着他的深蓝色领带。他在自己原来的房间里,虽然他每晚都睡在托尼的房间,但他大部分东西还没挪进去。




布鲁斯并不是特别喜欢打领带,但他觉得有武装起来的必要。不管托尼如何保证,布鲁斯还是没对这次晚餐抱太大期望。





归根结底,罗迪始终都是一名军人,而且很可能视布鲁斯——或者至少另一个家伙——为不可控因素,这也意味着这辈子布鲁斯都不可能信任他了。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托尼伸头进来。“你准备好下来了吗?”
“马上。”布鲁斯心不在焉的说。




托尼走进来,转过布鲁斯,攥住他的领带松散的那端。“你没必要戴这个。”




“你就戴了,”布鲁斯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托尼的深色西装,深红衬衫和条纹领带。




托尼满脸的无所谓。“我一向这么穿。我印象里你可不是。”




“特殊场合,”布鲁斯反驳道,在托尼给他打领带时一直注意着他的表情。




托尼把领带打了个结,却没有拉紧。相反,他解开了布鲁斯所穿蓝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不需要那么正式。”




“好吧,”布鲁斯说,目光移向托尼停留在他胸口的左手,注意到托尼戴着戒指。“我很好。”





托尼倾身送上一个漫长而热烈的吻,想到他们会在一起让布鲁斯稍微放松了些。他伸出几根手指穿过托尼的皮带孔,把托尼拉的更近。




托尼手捧着布鲁斯的脸,然后用手梳理着布鲁斯的头发。“虽然我很愿意继续下去,但我们还有约。而且罗迪真的很讨厌我迟到。”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没错。”




“事情变得不对劲儿,给我个信号,咱们就离开。”托尼承诺。





当他们走出电梯时,詹姆斯 罗德斯中校正在休息室等着他们,身着便裤衬衫和一件皮夹克。“托尼,好久不见了。”罗迪打着招呼,抓着托尼的手把他拉进一个拥抱。“真高兴见到你,哥们儿。”




“我也是,”托尼的话中满是暖意。“真的好久了。”他后退一步,一只手仍搭在罗迪肩膀上。“罗迪,这是布鲁斯。布鲁斯,罗迪。”




布鲁斯绝对不可能叫他“罗迪”,不过如果他够小心的话,布鲁斯不需要任何称呼。“很高兴见到你,”他勉强说着,与罗迪握了握手。




“很高兴能见到说服托尼步入红毯的那个人。”罗德斯回答道,与布鲁斯简单的握了手。




布鲁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当罗德斯说“说服(talked)”时听起来格外像“哄骗(tricked)”。“我听过很多关于你的事。”布鲁斯说道。
“有意思,我从来没听过任何关于你的事。”罗德斯反击道。




布鲁斯决定加大挑战。“我严重怀疑这一点。”




托尼侧身挡在两人中间。“好啦,咱们开始晚餐怎么样?”




哈皮开车送他们,而他见到罗德斯时的热情完全没让布鲁斯的感受有改善。




罗德斯对托尼有一种布鲁斯不敢奢望能匹配的影响力;他们有友情和共同的历史,而布鲁斯只有复仇者们和一纸文书。他不确定那些足以支撑下去。





托尼订的是一家以前的布鲁斯从不会去的昂贵餐厅。菜单上没有标价,而红酒只整瓶出售。




罗德斯看到餐厅名字时吹了声口哨,而布鲁斯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你杀了谁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订到座位?”




“你开玩笑吗?”托尼问道。“我们可是目前全国最炙手可热的一对儿,他们巴不得我们去呢。这可是免费宣传。”




罗迪并没有表现的多震惊。“最炙手可热的一对儿,嗯?”
“布拉吉丽娜已经是旧闻了,”托尼轻轻巧巧地说。








布鲁斯随他们走进去,感觉如芒在背。有几个记者一直保持在谨慎的距离,但他们并不是让布鲁斯如此紧张的来源。





忽然感到后颈发凉,布鲁斯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量四周。而托尼正为他推开门。他握紧左手,感受到来自婚戒的压力。




“你还好吧?”托尼低声问道。




布鲁斯点点头。“还好,只是——没什么,可能只是我多心了。”




托尼的手以一种安慰的姿势放在他肩膀上。“多心能让你活下去。我们会注意点儿的。”




布鲁斯很感激托尼没有毫不犹豫的否决他的忧虑,他试图把焦虑抛到一边,而同时托尼正和罗德斯叙旧,聊着罗德斯最近的任务和托尼的一些项目。布鲁斯基本保持安静,时不时在托尼满怀期待的看向他时评论一两句。




托尼点了一瓶红酒,但布鲁斯只是浅尝辄止,他太焦躁不安不敢冒险喝太多。他也没有太多食欲,但还是点了一道全素意大利面,暗暗决定会吃一些以消除托尼的担心。




“你呢,班纳博士?”在托尼细细讲解了反应堆的修改后罗德斯问道。“你在工作吗?”





布鲁斯不安的动了动。“叫我布鲁斯就行,我有在进行几个项目。”





“癌症治疗,污水处理,微生物净化,”托尼开始列表。“还有一些机密项目,要不是我在帮忙绝对会超过我的工资等级。”




罗德斯扬起眉。“看来你很忙啊。”




“可以让我少些麻烦,”布鲁斯小心的回答。




“我能说什么呢,罗迪?”托尼插口道。“两个天才总强过一个。”





罗德斯笑起来,只是笑意并未抵达眼底。“似乎是这样。”




布鲁斯很庆幸有食物的抵达做分心,虽然他基本上只是把面在盘子里推来推去。




“那么,这家伙许诺了什么让你同意和他结婚?”罗德斯问布鲁斯。




布鲁斯耸耸肩。“他用逻辑说服我这是个好主意。我只想有个地方避避风头。”




“我可不会把你现在做的叫避风头。”罗德斯回答。




托尼再次介入,而布鲁斯很怀疑有多少次需要托尼为别人打掩护,而不是反过来。“就是这样,罗迪,”托尼安静的说。“布鲁斯不再保持沉默。罗斯绝无可能让他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罗德斯点点头。“这倒是。我看到了你和美国队长在一起的报道。”他看向布鲁斯。




“史蒂夫和我是朋友,”布鲁斯谨慎的回答。“孩子们似乎都很高兴。”




“能见到两个复仇者,我确定他们是的。”罗德斯说。“那么,托尼,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拜访?”




托尼咧嘴大笑。“只要他们决定我不会带坏这些小可爱们。罗迪,你接下来要去哪儿?”





托尼把话题保持在罗德斯的下一个任务上让布鲁斯松了口气,决定在话题结束之前先关注当下。




然而最终托尼还是说,“失陪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布鲁斯被留下独自面对罗德斯,他盯着桌面,为即将到来的谈话做好准备。




“他和佩珀没成之后一直很担心,”罗德斯很随意的说。“我以为他又有自毁倾向了。”
“又?”




“坦白说,上次他快死了,”罗德斯继续说。




布鲁斯抬头看着他的双眼,发现罗德斯正盯着他,表情满是不解和戒备。




领会到罗德斯话里的含义,布鲁斯眨眨眼。“哦。你以为这一切都是他的自毁。”




“和会变成浩克的人结婚,杠上美国军方——没错,我确实这么想过,”罗德斯回答说。“但他说他很快乐。”




“我希望他是的,”布鲁斯回复。“我想要他快乐。”





罗德斯发出一声深思的声音,然而托尼回来了。“你没有在讲我那些糗事吧?”他问道,占有性的搂着布鲁斯的肩膀。




“如果没你在场出糗有什么意义?”罗德斯反问。“不过既然你回来了,我要跟布鲁斯说说在德国那次我怎么把你保释出来的经历。”
托尼戏剧性的惨叫一声。“拜托。他不需要知道。”




“他总得知道自己掺和进了什么事吧。”罗德斯反驳道。“如果他有长远打算的话。”




布鲁斯知道这是一个试探,“绝对有长远打算,即使我不知道所有关于托尼的糗事。”




托尼眯起眼睛。“罗迪应该还没跟你说过他穿着内裤被锁在门外的事吧?”




罗德斯呛了一下。“你知道,我们可以把德国那次留到下次。布鲁斯?你呢?”




布鲁斯摇摇头。“我没有太多可讲的。”
“你在哪里做的研究生工作?”罗迪并不放弃。
“柯尔沃。”




“哦,那你认识马丁教授吗?”他问。
那之后他们的话题都停留在安全区域——科学和新科技,一些共同的熟人,还有一些未来的计划。




布鲁斯很感激没人问起他的过去,不管是浩克之前还是之后,都太多痛苦了,特别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也许他可以谈起那些逃亡的日子,和遇见的某些人,但那些毫无娱乐性,充斥着一触即发的愤怒和被发现的恐惧,以及困窘和饥饿。




他不喜欢回忆过去,更憎恨谈论它们。他更喜欢专注于当前,这也是他能撑过过去几年的秘诀。





托尼和罗德斯终于吃完,而布鲁斯吃剩的也已打包,罗德斯向前靠着桌子。“我感觉应该给你俩一个友情警告。”




在布鲁斯旁边,托尼整个人都绷紧了。“是什么?”




“一些新闻报道是阻止不了罗斯的,托尼。”罗德斯语气坚决。“他对于布鲁斯很执着,也不怎么喜欢你。他还会出手的。”




这次托尼完全严肃起来了。“让他来吧。我会赢的。”




“为了你和布鲁斯,我希望这个计划有用,”罗德斯回答。“有需要我的地方就说一声。”




托尼的表情不可捉摸。“我不会置你于两难的境地。”




“那得由我来决定,”罗德斯说。“如果我能帮忙,我会的。”
他们站起身,罗德斯伸出手说:“很高兴认识你,布鲁斯。照顾好他,好吗?”




布鲁斯点点头。“我会尽力的。”




罗德斯给了托尼一个简短而坚实的拥抱,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他们走出餐厅时哈皮已经把车开到路边了,托尼问道,“可以载你一程吗,罗迪?”
“不用了,我会打个车,”罗德斯回答说。“我该走了。我明早还要报到。”




布鲁斯疲倦的爬进车,头向后靠着皮革座位,庆幸一切结束之后,他还是相对安全的。很快他们就能回到大厦,有安全协议和贾维斯在不间断的监视着每个人。




“你还好吗?”也许是感觉到了布鲁斯的情绪,托尼问道。




他点点头。“只是累了。”




托尼的眼神锐利,似乎并不完全相信布鲁斯,然后他说,“我们已经奠定好基础了。罗斯不可能毫无顾忌的追捕你。”




“如果他想法设法抓到我呢?”布鲁斯反驳道。“你听到罗德斯的话了。”
“罗迪只是担心,”托尼的话听起来有点不确定。“听着,罗斯也许很执着,也许恨我,但是只要他敢有任何针对你的举动,他就逃不掉了。”




布鲁斯转过头看向托尼。“你没法保证。”




托尼看起来有些受伤。“你现在开始怀疑我了吗?”




“我不怀疑你的真意,”布鲁斯说。“而且我相信如果他真的来追我,你绝对会让他后悔的。但是你保证不了我不会发生任何事,正如你难以保证你不会发生任何事。”




“好吧,说的有理,”托尼并不反对。“但你不能生活在恐惧之中。”





布鲁斯不想继续争论。也许他不可能一直为自己的生命担忧,但他会担心托尼,而他很确定自己目前的状况更糟而不是更好了。




因为布鲁斯会尽一切所能来保护托尼,而且罗德斯的话正中靶心。




如果罗斯足够恨托尼,为了得到布鲁斯他很有可能威胁托尼——或更糟,这也意味着布鲁斯已经将托尼的生命置于危险之中。




~~~~~~~~~~~~~~~~~~~~~~~~~





托尼了解当你陷入自己的思绪过深时,整个世界都远离你而去;而当你太过纠结一个难题时,它会变得难以逾越。此刻,布鲁斯正盯着窗外,思绪已然在千里之外。而他们之间短短几寸距离正逐渐变为天堑。




作为一名赌徒,托尼敢打赌布鲁斯在担心罗斯,这很正常。在托尼提出这个计划前布鲁斯已经逃亡了很久。很明显短短几个月时间是不足以让他信服计划的有效性。




时间,或者也许罗斯的早逝,托尼不怀好意的想,希望他能有一个借口。






布鲁斯完全不知道为了保护他托尼愿意走到哪一步。




哈皮停在地下停车场。“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老板?”




“没有了。”托尼说。“谢谢你,哈皮。”




布鲁斯嘟囔了一句感谢之后下了车,一眼都没看紧跟其后的托尼。




布鲁斯开口时托尼一点也不惊讶。“我的实验室,贾维斯。”




“你想要个伴儿吗?”托尼问。




“不,我不想,”布鲁斯猛然的说,然后叹了口气。“抱歉。不用了。我过一会儿就上来。”




托尼点点头。“好吧。待会儿见。”


他愿意给布鲁斯空间,但不会让他躲藏太久。因此,他着手一个不太需要太多注意力的小项目,当布鲁斯一直没上来时,他倒上两杯饮料去找他。




布鲁斯的西装外套搭在一个高脚凳上,他的深蓝色领带歪歪斜斜的。托尼从方程式认出这是布鲁斯那天早些时候研究的一个项目,但很明显布鲁斯并没有在工作,他只是盯着屏幕,纹丝不动。




从他的表情来判断,他想的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事。




托尼把装着威士忌的玻璃杯放在布鲁斯的手肘旁。




杯子接触实验桌的声音惊到了布鲁斯,他眨了一下眼才意识到托尼的存在和提供的东西。“我不需要。”




“不是你喝就是我喝,”托尼回答。“没问题。”




布鲁斯缓缓转过身面对屏幕,他的肩膀紧绷到托尼几乎都能感觉到疼痛。




托尼故意很随意的靠着实验桌。“你想谈谈吗?”




“我真的不想,”布鲁斯拿起杯子狠狠地喝了一口。“我太他妈的累了。”






他说最后一句时声音轻到托尼几乎没听到,但他并没有要求布鲁斯重复一遍。






托尼不想重申之前的承诺,他也不想让布鲁斯认为他的担忧毫无根据。他只是抓着布鲁斯的领带把他拉向前。




布鲁斯发出一种介于惊讶和渴求之间的声音,他的嘴在托尼之下微微张开,然后他退缩了。“今晚我做不到。”布鲁斯说,他的声音处于绝望的边缘。“我太——我不能。今晚不适合测试你的理论,托尼。”




“我只是想吻你,”托尼低声说。“让我这么做。仅限于此。”




布鲁斯的回应是按下托尼的脑袋,托尼放开了布鲁斯的领带转而用手指穿过布鲁斯的头发,支撑着他的后脑勺。他保持着步调缓慢,从容不迫,这是那种可以进行几个小时的吻。




托尼已经硬了,但他忽略掉了那种疼痛,用另一只手抓着布鲁斯的肩膀,感受到其下纠结的肌肉。他按压下去,布鲁斯立马僵住了,发出一声痛呼。


“什么——”




“放松,”托尼说。“有人说过我有双好手。”




他再次按下去,感觉到其中的紧张开始消散,布鲁斯的头靠向托尼的肩膀,他的手抓着托尼的腰。托尼按摩着布鲁斯的脖子后侧、肩膀和脊椎两旁的肌肉。




托尼能感觉到布鲁斯温暖、潮湿的呼吸打在他的衬衫上,也能感觉到何时团团缠绕的紧张感开始离开他的躯体、何时他开始放任自己沉浸在被触碰的愉悦中。






真他妈热,托尼想。他真希望自己敢在今晚更进一步,然而更知道怎样才最好。




他知道目前什么最重要。




托尼的手停在布鲁斯的肩膀上,他叹了口气。“谢谢你。”




“来吧,”托尼说,喝完他的酒,帮布鲁斯站稳。“你知道你今晚什么也干不了。”




“我不认为我睡得着。”布鲁斯承认。




托尼耸耸肩。“那咱们就看个电影。但是你必须得停止思考了。一般我会建议做爱,不过我们得等到其他时候了。”




布鲁斯怀疑的摇着头。“我觉得你对我有太多信心了。”




托尼搂着布鲁斯的肩膀。“那你就错了,大家伙。我的信心刚刚好。”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