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九章

第九章

事实是,即使托尼坚信布鲁斯是直的且对他毫无兴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向他求婚。他一直把婚姻当做一种长期伙伴关系,而为此付出的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如果他真的需要性,多的是方式。


 但自从知道了布鲁斯的禁欲期已经持续了这么久,而且很明显布鲁斯并不是毫无兴趣,托尼已经把和布鲁斯上床当做了人生的首要任务。


毕竟,托尼一向喜欢挑战,而布鲁斯的存在已经让之变成日常。


也许布鲁斯坚信他不能拥有性爱,但托尼相信一切皆有可能;有些规则的制定就是为了被打破,这绝对是其中之一。


这不仅仅关系到托尼想要什么——虽然在各种层面上托尼都想要布鲁斯——但当布鲁斯说那已经太他妈久的时候,他的表情表明了布鲁斯对于现状并不开心。



过去的几个月,托尼已经发展出了一套理论。他相当确定浩克出现以来布鲁斯并没有太多与人接触的经历,他需要习惯他人不含任何意图的触碰。到最后,托尼已经可以毫不费力的侵占布鲁斯的私人空间了——把手放在他的后背、手臂或搂着他的腰。

 而且效果超群。布鲁斯在他的陪伴下已经远比几个月前他刚出现在托尼门口时要放松的多了。


托尼解释不了为什么这一切对他如此重要,除了他认为布鲁斯离开的这么长时间里竟然没有任何形式的娱乐实在太他妈的过分之外,他想让布鲁斯开心。


阶段一是说服布鲁斯留下;阶段二要让布鲁斯习惯肢体接触。而现在,团队其他人的出现给了托尼将计划的下一阶段付诸行动的完美理由。


当托尼醒来时,他们之间的空隙已经远小于前一晚了,正好证明了托尼最初的理论。布鲁斯蜷缩在四肢舒展的托尼旁边,他的呼吸暖暖的打在托尼赤裸的手臂上,他的手刚刚好停留在托尼胸膛上的反应堆上。


托尼还在仔细思考他的下一步时,布鲁斯开始苏醒了,而托尼看的出来他的全身都绷紧了。“嘿,没关系的。”他轻声说,在布鲁斯的手拿开前把自己的手放上去。

在托尼的手下布鲁斯保持僵硬了很久,然后他再一次的放松了下来。“你在玩火。”他警告道,但他的声音因睡意而含糊不清,而且看起来并不在意。


“我在测试一种假说,”托尼争论道,“相信我,我们不会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问题完全不在于想不想。”布鲁斯喃喃说着,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扫过反应堆的边缘,正好证实了托尼的理论。

“那我们不会做任何会导致另一个家伙现身的事。”托尼回答。“放松。”然后他腾出另一只手抚过布鲁斯的头发。“现在还很早。继续睡吧。”

“除非你也睡。”布鲁斯的的话语已经开始难以辨认。

托尼完全不困,但他也没有任何移动的意图。

几个小时后,托尼不得不去释放自己,得到布鲁斯一个无声的抱怨,虽然他几乎立刻重回梦乡。


托尼忍不住笑了。他爱死了一个计划实现的时刻。


他换上干净衣服,发现史蒂夫和索尔已经在厨房里了,前者正在翻找冰箱。当史蒂夫拿出一盒鸡蛋时索尔已经解决了一份外卖了。


“我会叫些东西。”托尼说。

“我可以做早餐。”史蒂夫回答说。“你已经提供晚餐了。”

托尼无所谓的耸耸肩。“那请继续。索尔?你睡得好吗?”


“你的床是我睡过最舒服的。”索尔回答道。“感谢你的好客。”

“小意思,你想呆多久都行。”托尼发出邀请。“你也是,史蒂夫。”

史蒂夫看起来有些惊讶。“我不想打扰到你们。”

“如果你逗留太久我会把你踢出去的。”托尼说道。


就他而言,只要能让布鲁斯停留在他床上怎样都行,至少也要让他习惯共享一张床。

娜塔莎走进来时史蒂夫刚出炉第一批薄饼。“那是早餐吗?”她问道。

“可以是。”史蒂夫回答。“饿了吗?”

她嗯一声表示肯定。“克林特绝对也是。”

“没问题。”史蒂夫回答说。“这儿有很多呢。”

“布鲁斯在哪儿?”娜塔莎问道。

“还在睡。”托尼又倒了一杯咖啡。“变身真的让他累坏了。”

史蒂夫舀出更多面糊。“计划有用吗?”

有那么一瞬,托尼几乎不确定史蒂夫在说什么——他相当确定史蒂夫并不知道托尼正在试图诱惑布鲁斯——紧接着他意识到史蒂夫指的是最原始的计划,让军方远离布鲁斯。

“目前进展良好。”托尼回答。“这倒是提醒我了——贾维斯,关于我们昨天的出行的新闻怎么样?”

“相当好,sir,”贾维斯回答,同时房间一侧的屏幕亮了起来。“他们还特别报道了班纳博士。”

托尼看着视频中浩克兴高采烈的跳上一只巨大的昆虫,画外音还有记者在报道,“很明显名为浩克的生物摧毁了大量入侵者。大家可能已经知道,浩克正是布鲁斯班纳博士的另一身份。当然了,班纳可能更多因为两个月前与托尼斯达克结婚而知名,后者也被称为钢铁侠。这可是办公室恋情!”

托尼听到清嗓子的声音。“我很惊讶他们竟然没有用最明显的玩笑,”布鲁斯正站在门框边,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

托尼也笑了。“是什么玩笑?”

“可能关于你的第一次家庭纠纷之类的,”克林特的声音从布鲁斯的身后传来。“我闻到的是早餐吗?”

“薄饼可以吗?”史蒂夫问道。

“棒极了,”克林特回答。“我都不知道你会做饭。”

“出于生活所需。”史蒂夫说。“布鲁斯呢?”

布鲁斯耸耸肩。“我也一样,如果够的话。”

“我会再做一批,”史蒂夫回答,托尼又倒了杯咖啡,接着重新煮上一壶。

早餐出乎意料的安逸,托尼很感激团队其他人的存在,主要是因为这意味着还有别人在意布鲁斯的安危。


也许弗瑞对罗斯无能为力,但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他不觉得复仇者们也会在意官僚主义那些繁文缛节。

“那么,谁会留下来?”托尼开始发问。


布鲁斯投向他一个好奇的眼神。

“你们不是应该还在蜜月期吗?”克林特问。

“哦,我们是的。”托尼坚持道。

“之后我大概得回家。”史蒂夫回答道。“不过还是谢谢你。”

娜塔莎与克林特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说:“我们会在纽约待几天,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

“我们的房间多得是。”托尼堂而皇之的说。

“我也会留下来,”索尔承诺。“简提过她可能也会过来。”

“越多越好。”托尼如此说道。


布鲁斯依然一脸迷惑,但他什么也没说,直到他们进入托尼的实验室。“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让我跟你睡一张床吗?”他问道。

托尼尽自己最大努力表现出无辜。“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布鲁斯哼一声。“说的跟我会信似的。你知道你完全可以直接问的。”

“你会答应吗?”

布鲁斯叹口气。“可能不会。这是个坏主意。”

“不,这是个棒透了的主意。”托尼反击道。“走着瞧吧。我的主意是最好的。”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但他摇头时还保持着笑意。“我猜咱们是得走着瞧。”


~~~~~~~~~~~~~~~~~~~~~~~~


那天下午当布鲁斯走出托尼的实验室时,他发现其他人仍在客厅,包括史蒂夫。“大家好啊,”他招呼道。“怎么啦?”

“我们在向史蒂夫介绍当代流行文化的一些重要方面,”克林特从沙发的一角回答道。娜塔莎紧挨着他,她的头靠着他的胸膛,而他们的腿交织在一起。


布鲁斯瞄向屏幕。“哈利波特?”

“作为一个年轻人他既勇敢又真诚,”索尔回答道。“这真的很有趣。”

拉瑞尔赤裸着双脚从洗手间的方向走过来,她的西装外套不见踪影,衬衫扣子散开着。“噢,嗨,布鲁斯。”

“嗨,”布鲁斯回答道,看到她有点惊讶。“我不知道你在这儿。”

她看起来有点尴尬。“我一小时前到的,他们刚开始看电影,而且我也没有什么紧急事件。”

布鲁斯皱起眉,然后注意到史蒂夫有点脸红,目光完全远离拉瑞尔,而克林特和娜塔莎面带如出一辙的坏笑。“我很欢迎你在这儿,”布鲁斯发出邀请。“我们可能马上就点外卖了。”

“我不想太过打扰,”她提出异议。

“完全不会,”布鲁斯坚持道,快速坐进一张椅子。“我们再等托尼一会儿,然后就可以点餐了。”


他从没看过任何哈利波特电影,而前一天的事件仍让他疲惫不堪,因此他头靠着椅垫,任由整个故事一闪而过。


电影结束15分钟前托尼溜了进来,他四肢伸展的躺在布鲁斯脚边,一只手握着布鲁斯的脚腕,他的头倚着布鲁斯的大腿。


布鲁斯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把一只手放在了托尼肩膀上,然后大胆的在托尼脖子后边划着圈圈。


托尼抓了一下布鲁斯的腿作为回应,布鲁斯感到一股暖意缓缓升起。“那么,食物?”托尼问道。“有谁饿了吗?”


布鲁斯不得不佩服托尼,当他决定招待客人时,他完全能做好,而且他完全没表现出任何对史蒂夫和拉瑞尔在场的惊讶。

所有人都一片赞同,除了拉瑞尔,“我只需要你们一点点时间,真的,包括史蒂夫。”

史蒂夫又脸红了,而布鲁斯能感觉到托尼来了精神。“要知道,拉瑞尔,我打赌史蒂夫完全愿意给你几个小时。甚至,几天。”

布鲁斯拍了一下托尼的后脑勺——当然很温柔的。“我们都是你的了。”

史蒂夫四处张望,唯独不看拉瑞尔。而布鲁斯完全没感觉到托尼有收手的迹象。“我确定史蒂夫不介意属于你。”


布鲁斯真心实意的捏了一下托尼的脖子。“托尼。”

“我开玩笑呢。”托尼毫无悔意的说。

史蒂夫已经变成了深红色,而拉瑞尔盯着他。“你已经见识了我最好的一面,斯塔克先生。别引出我最坏的一面。”

克林特和娜塔莎已经不再费心隐藏笑意了,索尔有点迷惑,而史蒂夫拒绝接触任何人的视线,布鲁斯快速的伸手捂住托尼的嘴。“我想托尼已经懂了,”他说道,忽略托尼的舌头抵着他的手指的感觉。


拉瑞尔点点头。“接受道歉。现在,我为史蒂夫和布鲁斯制订了一个拜访圣裘德的计划。既然布鲁斯一直在研究放射性疗法,他在那出现很合情合理。”


“我不知道圣裘德是关于什么的,”史蒂夫回答说,很明显已经从之前的尴尬中恢复了。

“那是一家关于癌症的研究医院,主要是针对儿童。”拉瑞尔解释道。

“你没看过那广告吗?”克林特难以置信的问。

史蒂夫耸耸肩。“我不怎么看电视。”


托尼有点恼火。“什么时候?”


“一周之后,只是上午和下午一会儿,”拉瑞尔语气平淡。“我会在一天内把你丈夫送回来,除非布鲁斯想停留的久一点。”

托尼嗤之以鼻。“我可以提供飞机。”

“那会更容易的,”拉瑞尔回答。“谢谢。”


布鲁斯怀疑她一直都是这这么想的,而他并不介意托尼明显的占有欲。“我很乐意去拜访。”布鲁斯说。

“我也是,”史蒂夫也说道。“我知道作为一个生病的孩子是什么感受。”


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最终托尼一拍手。“好了,我认为该点餐了。意大利菜没人反对吧?”


托尼手脚并用站起身,但这个过程中他的双手游遍了布鲁斯的全身。他以布鲁斯的腿为支撑把双脚放上地面,然后拽着他的手站起来,蹭过他的胯部,最后按上布鲁斯的肩膀。


既然托尼完全可以坐在地板上点餐,布鲁斯猜他完全是故意的。

“有什么要求?”托尼喊道。

所有人的回答都是:“随便。”


布鲁斯看向拉瑞尔。“你应该留下来。”他说。因为他喜欢她,也喜欢史蒂夫,既然他不能与人发生关系,他会确保别人拥有这种机会。

“留下,”史蒂夫害羞的力邀,而拉瑞尔点点头。

“好吧。”她最终同意了。

而布鲁斯把这当成一次胜利。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