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八章

欢迎捉虫。


一个月过去,与托尼斯塔克结婚仍然让布鲁斯有种不真实感。虽然几周之后他已经习惯了手指上多出的来自托尼的戒指,即使他在实验室的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口袋里。


他习惯了不可思议的高纱支床单——布鲁斯从没想过会存在这么棒的床单——还有实验室里不可思议的高科技设备。他同样习惯了周围有托尼的存在。


托尼会触碰布鲁,好像他压根没听说过私人空间这回事儿似的。他也会购置布鲁斯在某次谈话中不经意提及的新仪器。托尼,是布鲁斯遇见过的最杰出、最疯狂、最有魅力的人。


布鲁斯已经有一半爱上他了。好吧,不止一半,但他努力忘却这点。


他努力投入各种项目,各种他感兴趣、又有挑战性的工作,这些他很擅长。工作是一种分心方式,更有助于让布鲁斯与托尼的谈话停留在私人领域之外。

布鲁斯想他可以在这儿过得开心。


不是说他真的相信。他不觉得这一切会永远持续下去,但他学着在还拥有的这一刻去享受。


布鲁斯还没想过他与托尼的婚姻会如何影响复仇者行动——直到他们被召唤处理一起紧急事件。弗瑞的脸填满了整个屏幕,“你俩的蜜月结束了。华府需要你们。巴顿特工已经去接你们了。斯塔克,他可以降落在大厦吗?”

“有点勉强,不过还是有可能的。”托尼回答说。

弗瑞点点头。“巴顿到达后会给你们做个简报。他大概还需要15分钟。”


“最好收拾一下换洗衣服,大家伙,”弗瑞的影像消失后托尼说。“我去穿上战甲。”


布鲁斯抓起他的露营包,扔进去几件衣服,还有额外一双袜子。他打量了一下身上的蓝衬衫,飞快的脱下来,换成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他不担心毁掉的那件。


当他赶到屋顶时,托尼已经穿好了战甲,虽然他的头盔还夹在胳膊下。他看到布鲁斯时笑了。“那蓝衬衫怎么了?”

布鲁斯耸耸肩。“我喜欢那件。”

“我很乐意再给你买一件,你知道。”托尼说。

“换一下也很简单。我真希望我总能得到类似的警告。”布鲁斯回答。


托尼挑起眉。“那会让变身更容易吗?”

“有时候。”布鲁斯承认道。“当我不反抗时会容易些。”


随着一声引擎的怒吼,昆式战斗机以毫厘之差降落在屋顶。托尼走上前,带上头盔站在副驾驶座位后面。布鲁斯坐在克林特之后的长椅上,后者转身打招呼,面带坏笑."蜜月过得如何?"

“棒极了,多谢关心。”托尼回答,他的声音在透过头盔后变的微弱。“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

“来自外太空的巨型甲虫,”克林特回答。“这也是我们需要浩克的原因。老实说,我不觉得一个罐头装的下它们。"

布鲁斯泰然自若的把袋子塞在座位下面。“没问题,只要军队不半路冲出就好。”

“弗瑞说军方并没有被邀请,而且他会确保他们知晓这一点。”克林特回答说。他的手在操纵杆上稳如磐石。

“很好,”托尼决然的说。“我们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即使我们需要,我们也不想要。”

布鲁斯暗暗同意,虽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问道,“其他人在哪儿?”

“塔莎和队长在华府,索尔自己飞过去的,他可能已经到了。”

“希望咱们不要在派对上迟到。”托尼压低了声音。“你可能想把戒指摘了,布鲁斯。”

布鲁斯看向他的手,惊讶于戒指的存在。他都忘了自己还戴着它了。“是的,谢谢。”他把它放进包内部一个带拉链的口袋里。


克林特在驾驶座上哼了一声。布鲁斯很小心的不看向他或托尼。


他知道在大厦里完全没必要戴戒指,但他想最好能养成习惯。以免他一时疏忽,不经意间引发疯狂的流言蜚语。

这枚戒指也许只是托尼坚持的那些可以保护他的精心伪装的一部分,但这些假装开始感觉越来越真实了。


托尼发出一个声音,布鲁斯抬头发现他正盯着视野屏幕。克林特小声嘟囔着一些听起来少儿不宜的话语,然后布鲁斯看到了引起他们如此反应的景象。

巨型外星甲虫是布鲁斯所能想出的唯一描述它们的方式——太多肢节,多面的宝石色眼睛,看起来有点像六英尺高的螳螂。


长久以来第一次,布鲁斯很高兴他可以躲在另一个家伙背后,而不用面对这些生物。


“该武装起来了。”克林特把战斗机降落之后托尼宣布。

布鲁斯点点头,脱掉了鞋子。“准备好了。”

然后门打开,布鲁斯冲出去,开始召唤他永不消失的愤怒。


当他没有在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抵抗时变身会更容易,但仍充满疼痛;仍然感觉像是每一块肌肉和骨骼都被扭曲、撕裂直至崩溃的临界点,然后他就迷失在了无尽的绿色怒火之中。


当他醒来时感觉浑身酸痛,但有人给他盖上了一条毯子,这倒是不同寻常。同样不常见的他是躺在一条长凳而不是地上,头下还枕着一些柔软的织物。

他呻吟一声,然后听见托尼的声音,“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和平时一样。”布鲁斯承认。他眨眨眼,目光所至为昆式战斗机的顶部,灯光暗淡。他感觉浑身刺痒,当他低头看时,才发现自己裸露的皮肤上布满了黏糊糊的绿色物质。快速一瞥后他发现托尼的战甲也是同样的状况。“这是什么东西?”

“甲虫内脏。”托尼简单解释。“另一个家伙相当热衷于砸碎它们,我想他喜欢四处喷溅的感觉。”

“很明显。”布鲁斯回答。“我怎么回到这儿的?”

“索尔把你抱回来的。”托尼说。“他们在做清理工作。我想我还是留在这。你的包在座位下。”

一想到要在身上这么恶心时穿上干净衣服布鲁斯就忍不住发愁。似乎是能读懂他的想法,托尼说。“抱歉。只有等我们回到家才能冲澡了。”


“我猜也是。”布鲁斯闷闷不乐的回答。

在他把裤子拽过赤裸的双腿、套上T恤时托尼稍微移开视线,给布鲁斯留一些虚假的隐私。这次他有记得打包一双袜子和脱鞋,所以他很快就穿戴整齐,最后戴上戒指。


当他抬头时,托尼正盯着他。“怎么啦?这不好吗?”

“不,你戴着很好。”托尼微笑着回答他。

布鲁斯扬起眉。“你只是喜欢所有人都知道我属于你。”

“这表明了一个观点。”托尼同意。“而且,是的。你在所有人眼里都才华横溢、温柔可人。为什么我会例外?”

布鲁斯不再费心指出托尼想让他相伴的想法有多骇人听闻。他之前已经表达过这个观点了,而托尼似乎毫不在意。克林特登上飞机,娜塔莎、史蒂夫和索尔紧随其后。

“感觉好点了吗,博士?”克林特问。

布鲁斯耸耸肩。“还是完整一块。有人受伤吗?”

“我们很好,”索尔回答说,他的音调略低于平时。“你呢,我的朋友?”

“很好,”布鲁斯说,“有点痒。”

娜塔莎在走向副驾驶的中途稍作停留,从其中一个格子里拿出一盒湿纸巾递给布鲁斯。“你脸上有甲虫内脏。”

布鲁斯皱着眉。“你在战斗机里放湿纸巾?”

“你绝对想不到用到它们的机会有多频繁,”娜塔莎说。“没有它们我们绝不出门。”

布鲁斯耸耸肩抽过一张擦脸,当他看到擦下来的那些脏兮兮、黏糊糊的蓝色物质时忍不住畏缩。“真恶心。”

史蒂夫摘下面罩。“我能来一张吗?”

布鲁斯抓过另外一包递给史蒂夫,后者如如法炮制,紧接着索尔也加入其中,他盯着使用后的湿纸巾,“这太神奇了。”


布鲁斯撞见史蒂夫的视线,二人连同托尼一起大笑起来。“现代世界的神奇之处。”史蒂夫干巴巴的说。

“这就是我们每次出门必带这些的原因。”娜塔莎的声音从副驾驶座位上传来。

“除非体会过停水的滋味,否则你永远理解不了湿纸巾的威力。”克林特又加一句。

“你饿吗?”托尼问布鲁斯。

“饿死了。”布鲁斯由衷的说。每次变身后他总是很饿,用他婶婶的话说就是前胸贴后背。

“我也是。”史蒂夫几乎是惆怅的说。

索尔瞬间活跃起来。“我也饿了。战斗总是让我食欲大开。”

托尼叹口气。“克林特?娜塔莎?想来一次团队聚餐吗?”

“只要还包括一次冲澡。”娜塔莎回答。

“我也是。”克林特附和道。

“人人都有冲澡和食物。”托尼宣布。“但我不保证有干净衣服。”

“足够了。”克林特说。“当一名神盾局特工就像当童子军:总是准备充分。”

史蒂夫耸耸肩。“我在城里有个会议,所以也一样。”

“我没有。”索尔略带沮丧的承认。

“我确定能找到些东西。”托尼说。“等我呼叫了贾维斯。我们会做好安排。”

返回大厦的旅程相当快,每个人都正陷入肾上腺素爆发后的沉寂期,因此也相当安静。布鲁斯甚至不介意其他人和他们一起回大厦。

事实上,因为克林特和娜塔莎占据了布鲁斯房间的卫生间,他几乎是惬意的在托尼的房间冲澡。托尼很好心的让他先洗澡,而布鲁斯很庆幸这些外星内脏不会留下污迹。他之前一直有点担心,可能比他愿意承认的还要担心的多。他没有任何变成蓝色条纹状的欲望。


在换上他最舒服的卡其裤和最柔软的T恤后,布鲁斯整个人瘫在了床上。当仅围着一条毛巾的托尼伴着一阵水汽走进来时,他几乎要睡着了。

“嘿,”布鲁斯困倦的说。

“你也嘿,”托尼回答着开始翻找他的抽屉,然后把他的毛巾扔在一旁。

布鲁斯并没有移开目光,他实在是太享受眼前的景象了。“你并不介意他们在这儿,是吧?”

“奇怪的是,不,大部分不介意,”托尼坦承,套上一条短裤。“坦白说,我是更愿意你只属于我,但我也可以分享一小会儿。”

“谢谢。”布鲁斯说。

托尼清了一下喉咙。“如果他们在这儿过夜——你想和我一起睡吗?”

布鲁斯眨眨眼,“什么?”

“没错,我确实有一些客房,但是准备好的不多。”托尼指出,虽然他看起来有点心虚。“你的就是其中之一。”


布鲁斯怀疑托尼完全可以想出不用把布鲁斯赶出自己房间的其他住宿方式,但他也并不抗拒和托尼共享一张床。


他只是希望他们除了睡觉还能做更多的事。


“没问题,”布鲁斯向他保证。“怎样都行。”

托尼对他咧嘴笑着。“好极了。那么,我在想中餐。”


托尼点了餐,付了款,其分量足以喂饱一支军队——虽然有布鲁斯、索尔和史蒂夫在,也相距不远。其他人吃的也不少,所以最后也没剩下太多。不过等他们吃完已经很晚了,晚到所有人都同意留下过夜。


布鲁斯跟随托尼回到卧室,他站在门框内盯着床。“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睡沙发。”他主动提出。

“我觉得是你更想这样,”托尼回答。“这是张大床,布鲁斯。在这方面我们可以表现的成人一点。”

可以,布鲁斯暗暗想,但他还是脱掉了T恤和裤子,爬进了床上远离托尼的那一侧。

距上次他和别人同床已经很久了,但这张床大到他几乎感觉不到另一个人的存在,虽然他可以看见托尼胸前的反应堆透过床单发出的微弱光芒。也许他应该觉得在托尼身旁难以入睡,特别是还有那道亮光,但这意外的让人安心,几乎就像一个孩童的小夜灯。


布鲁斯面朝托尼,这一天的事件终于涌上,让他心甘情愿的陷入梦乡。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