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七章

比较短的一章。



第七章

哈皮在肯尼迪机场和他们见面,他接过行李放进后备箱,“欢迎回来。”

拉瑞尔站在车子旁,不停敲击着她的斯塔克手机。“做的不错,你俩都是。”

“我们做什么了?”托尼问道。

“你们刚被《人民》杂志宣布为全美最新权势夫夫,而且势头越来越猛,”拉瑞尔在他们坐进车后座时回答。“那顿非常浪漫的晚餐完美至极。”

布鲁斯朝托尼看去。“那确实很浪漫。”

“不管怎样,我在你们的时间表里安排了一些事。如果你们能至少迟到一次,就再好不过了。”拉瑞尔继续说。

“为什么要迟到?”布鲁斯有点不解。

托尼给他身侧来了一肘。“你非得问吗?”

布鲁斯脸红了,而拉瑞尔笑得更欢了。“你们让我的工作比预想的简单了不少。布鲁斯,如果人们能看到你和其他复仇者一块儿出现会帮不少忙,特别是美国队长。这会多一层保障。”

“幸好我不用。”托尼小声嘟哝。

“我喜欢史蒂夫。”布鲁斯温和的说。

托尼哼了一声。“史蒂夫喜欢你。事实上,我觉得所有人都喜欢你。”

“我们活在一个疯狂的世界。”布鲁斯故作严肃的说。然后他瞥向托尼,俩人一起大笑起来。

拉瑞尔无奈的摇摇头。“佩珀确实警告过我,说这就像在给一对疯狂科学家当保姆。等回到大厦,我们需要过一下下周的日程安排,然后你们就暂时自由了。”

布鲁斯怀疑托尼对于让别人安排他的出行时间和地点会很恼火,但布鲁斯并不介意。能由别人来决定怎么做才能摆脱罗斯,对于他来说是种解脱。



他孤身一人了这么久,逃亡了这么久,他还是难以相信明天会在这里醒来,以及后天,甚至可能是之后的每一天。



拉瑞尔似乎已经把他们的下个月都计划好了。他们一回到大厦,她就在屏幕上调出了他们的日程表,调亮了那些重要的预约。“你的项目进行的如何,布鲁斯?”她最终问道。

“还好。”他不确定其中的含义。

“有没有什么符合大众诉求的?一些普通人也能了解其重要性的东西。”拉瑞尔问道。

“我正在做一个生物化学项目,可以降低污水处理的成本。"布鲁斯提议。



拉瑞尔笑容满面。“非常完美。离完成还差多少?”

“现在是测试阶段,”布鲁斯回答。“完全准备好还需要六个月到一年时间。”

“足够了。”拉瑞尔决定。“重点要确保完全是由你自主研发。如果你有在做一些很显眼的慈善事业就更好了。你最中意哪家机构,布鲁斯?”

“不确定,我一般都不通过官方途径。"

“我会给你提供一张名单,选出一个你喜欢的。”拉瑞尔说道。“托尼的慈善活动很知名,所以这很重要。下周我没什么需要你们做的,不过如果你们想出门,保持现状就行。一周多后会有一个为纽约消防员和警察局开的庆祝晚宴。你们不需要待太久,但必须一起露个面。”

“还有其他吩咐吗?”托尼语气略带讽刺。

布鲁斯把手放在托尼腿上。“嘿,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只是需要先有一个示范。”

托尼点点头。“继续。”

拉瑞尔微微笑。“不了,我想对于今天来说已经足够了。我确定你们还有其他事要做。”她开始收拾东西。“欢迎回家,你们俩都是。”

她走了之后,托尼转向布鲁斯。“回家的感觉怎么样?”

布鲁斯微笑着。“老实说,有点超现实。”

“你会习惯的,”托尼承诺。“而且超现实也不是坏事。”

“不,”布鲁斯表示同意。“的确不是坏事。”



~~~~~~~~~~~~~~~~~~



佩珀留给他们一天的安顿时间,在第二天早上出现在托尼的实验室。“布鲁斯呢?”她问。

“在他的实验室吧。”托尼回答。“你在这儿干嘛?”

“带你们去吃早午餐,”佩珀说。“提醒你一下,今天是周日,而且我已经订好位子了。”

托尼开始抱怨。“我们才回来。”

“没错,而我需要你签些文件,我们还要讨论一下最近的项目,”佩珀说道。“既然布鲁斯现在也是其中一份子了,他也需要在场。再说了,这对宣传很有好处。”

“什么有好处?”布鲁斯端着一杯茶走进来。

“早午餐。”佩珀拍板。“你俩都要来。”

布鲁斯犹豫不决。“我不想碍事。”

托尼翻个白眼。“你才不会碍事。”

“布鲁斯,你和托尼结婚了,这意味着你有义务出现在托尼出现的大多数地方,”佩珀提醒他,尽量以一个微笑掩盖她话语中的隐痛。

布鲁斯低头打量自己。“我需要换衣服吗?”

“你很好,”佩珀说。“你俩都是。来吧,你们可以晚点再研究科学。”

佩珀拥有非凡的让人放松的技巧,早午餐进行一个半小时后,布鲁斯的肩膀完全松弛了下来,而且他在微笑。托尼的手臂一直搭在布鲁斯的椅子靠背上,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而佩珀坐在他们的对面。

一旦公事结束,佩珀开始就托尼即将到来的生日调笑他,还说到了那个以他坐在一个大甜甜圈中间吃甜甜圈而结束的派对。

“不是,我认真地。那真的是个误会。”托尼出声抗议。“再说了,那时候我快死了,我不觉得我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在桌下布鲁斯的手找到了他的膝盖。“你知道钯会害死你的。”他的语气轻巧,即使他抓着托尼的力道表达着完全不同的观点。

“是的,谢谢,我发现了。”托尼反唇相讥。“那甚至不是我最尴尬的时刻。”

布鲁斯眼神中带着顽皮。“介意分享一下吗?”

“除非你先分享你的。”托尼发出挑战。

布鲁斯做个鬼脸。“我最尴尬的经历一般都以我赤身裸体的出现在陌生地方结尾,如果我不会说当地语言的话就更妙了。”

托尼觉得他需要把话题导回正轨。“好吧,在你成为超级英雄前的最尴尬时刻,”他说。“佩珀,你先说。”

佩珀翻个白眼,不过她很明显强忍笑意。“我不是超级英雄。”

“管理斯塔克工业绝对是一种超能力——我就不具备这种能力,”托尼直言。

佩珀叹口气。“我大学时期一次冲完澡后,被锁在了宿舍外面,我只能披着浴巾找人放我进去。”

“无聊,"托尼说。“不过也不意外。布鲁斯?”

布鲁斯慢慢变成一种迷人的红色。“好吧,有一次罗斯上校撞见我和贝蒂处于一种不可言明的状态。”

托尼爆发一阵大笑。“他女儿?”

“没错,那绝对不是我最好的时刻。”布鲁斯承认。

“该你了,托尼。”佩珀挑战道。

托尼微笑着。“我收回。那次生日派对绝对是我最尴尬的时刻。”

“超级英雄之前,记得吗?”布鲁斯提醒他。

托尼邹着眉,快速思考着。他能想到一些事件,但都涉及他与其他人做爱,而他完全不想在佩珀或布鲁斯面前谈论那些。“应该是撞见我父母。我还是个青少年,刚从麻省理工回家,我爸之前离开了很久一阵,他们忘了锁门。”

佩珀和布鲁斯面带同情。“我觉得你赢了。”布鲁斯吃吃笑着。

他们吃完饭,佩珀离开去做任何她会在周日下午做的事。

“今天天气很好,”布鲁斯提议。“你想走回去吗?”

托尼估算了一下距离,决定三条街应该没问题。“好啊。”

午后的阳光明亮热烈,他们漫步走向大厦,肩膀时不时擦过。如果周围有记者,肯定隐藏的很好。他们沉浸一种舒适而亲密的静谧之中。



在两人独处一周之后,托尼有点讶异自己仍渴望着布鲁斯的相伴。

“我,呃,想说谢谢你。”他们快到大厦时布鲁斯开口说。

托尼扫他一眼。“为了什么?”

布鲁斯笑的有点羞涩,也许还有点难为情,但绝对真诚。“为了一切。为了过去的几周。一切都很好。”

托尼咧嘴笑着。“是啊,确实不错,是吧?而且会越来越好的。”



这是一个他决意要兑现的承诺。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