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六章


第六章


当传来敲门声时,托尼正对着镜子检查西装的线条,调整他的银色领带。

他转身喊道。“进来。”

佩珀轻巧的走进来。“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好极了,”托尼又一次的正了正领带。

“停下来,”她斥责道。拨开他的手,做了一下小调整。她的双手顺着他的肩膀滑到手臂。“你看起来英俊非凡。”

托尼皱起眉。“你还好吗?”

“好吧,我从没想过我会见到你结婚,”佩珀承认,“但我应该知道当你这么做时,绝对不是出于寻常理由。”

托尼扬起眉。“什么算是寻常理由?”

“你疯狂的陷入爱河,为了与对方厮守终身愿意冒一切风险。”佩珀回答。

“那不寻常的理由呢?”

“为了拯救一个朋友远离穷追不舍的将军。”

托尼深吸一口气。“我很抱歉。”

“我并不后悔。”佩珀坚决的说。“只要你快乐。”

“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小佩,”托尼回答说。“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解决方法。”

佩珀笑了,她的表情有一丝伤感。“你知道我喜欢布鲁斯,我真的希望你们在一起能快乐。”她拍拍他的胸膛。“我们该走了。你可不想迟到。”

托尼有时候怀疑如果他们之前没有以失败告终事情会如何发展。但最终,他们还是更适合做朋友,而且他们分手的也算友好。想重回以前那种轻松愉快的关系需要时间,不过布鲁斯再次出现时,事情已经基本回归正常了。

 

他只希望这一切不会变得太诡异。


在停机坪举行仪式绝对是佩珀的一道神来之笔。极具象征性,又意义非凡,还能严格控制进出。发布会上他和布鲁斯需要小心谨慎,在这儿则不用。至少在仪式上他们可以诚实面对在场的众人和彼此。

尽管这也不意味着他们可以随心所欲。

托尼的出现掀起一阵狂潮,包括哈皮 弗瑞和其他复仇者在内的半打人在周围走动。然而,他并没有看到布鲁斯,让托尼怀疑他是否临阵脱逃了。

史蒂夫走上前来伸出一只手。“你真的太有心了,托尼。”
布鲁斯说过史蒂夫持支持态度,但他还是被史蒂夫的热情震惊到了。“呃。。。谢谢?”
“祝贺你。”史蒂夫真诚的说。“我希望这能有用。”

托尼缓缓点头,有点被吓到了,而且开始想布鲁斯到底哪去了。“你有看到布鲁斯吗?”
“我来这之前去过他的房间。”史蒂夫回答。拍了拍托尼的背。“他说他马上就来。”


下一个走近的是弗瑞,穿着他惯常的一身黑。
“我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斯塔克。”
托尼只是耸耸肩。“你保护不了他,我能。”

弗瑞深表怀疑。“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在你们第一次家庭争端时发生意外?”
“布鲁斯的控制力远超于此。”托尼回敬一句。
“祝你好运。”弗瑞低声咕哝一句,明显没有信服。


事实上,托尼觉得布鲁斯也许比他更需要好运气。

“我从没想过有见到托尼斯塔克结婚的一天,”娜塔莎和克林特走上前来,她面带微笑。“还是和班纳博士。”

托尼无所谓的耸耸肩。“只是感觉像该做的事。”他还在寻找布鲁斯,而后者仍未现身。“克林特,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们正在着手那些新的箭只。”

“那些可以等到蜜月后。”克林特回以一个怪笑。
托尼并没有太热衷于蜜月,但是佩珀和拉瑞尔坚持这是计划的一部分。托尼很乐意和布鲁斯在实验室共度一周,特别是当他们的床并不能用于任何娱乐活动。

“吾友!”索尔伴随一阵隆隆声走来。“吾心甚慰你和布鲁斯能携手找到幸福。”
当索尔猛拍托尼的背还差点把他拽离地面时,克林特和娜塔莎的脸上挂着一般无二的坏笑。某人——可能是徘徊在索尔身旁,笑容略带焦虑的女人——给他穿了一身西装和白衬衫,虽然这丝毫不减他的气势。

“谢谢。”托尼说,他仍在寻找布鲁斯,真的开始怀疑他是否还会出现。

“这是我的爱人,简 弗斯特博士,”索尔介绍到。她真的很可爱,可是托尼正心烦意乱,考虑布鲁斯可能在哪。他勉强嘟囔一句问候,而他的眼神一直盯着门口。

正在这时布鲁斯走了进来,穿着合身的黑西装,他的领带是比托尼的稍深一点的银色。他的表情忧虑,可还是在撞上托尼的视线时露出一抹微笑。

 托尼喜笑颜开,为布鲁斯的最终出现而松一口气。当布鲁斯走得足够近时,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我都开始怀疑你改主意了。”

“也许达不到你的层次,但我也绝不是一个傻瓜,”布鲁斯干巴巴的说。“你知道,你还有时间反悔。”他小声说道,声音低到只够托尼一人听到。

托尼摇摇头。“不可能。你呢?”

“我在这儿了。”布鲁斯回答。“这应该够说明问题了。”

“演出开始了。”托尼宣布道,一只手仍环着布鲁斯的肩膀来到法官面前。

仪式真的没有太多人。佩珀站在托尼右边,史蒂夫正如他所承诺的那样,站在布鲁斯左方。史蒂夫甚至面带愉悦的笑容。

当托尼挑起眉,布鲁斯低笑一声耳语道。“你还欠我10元呢。”

法官清了清嗓子以盖过托尼的嗤笑声,然后她开始了稍加变动的简单仪式。

 

"今日,布鲁斯和托尼在亲朋好友面前宣誓他们对彼此的忠诚。"她说道。“在此,他们承诺互相支持,互相保护,在所有事务上彼此关心。见过对方最好和最差的状态,知晓对方面对的危险,他们仍选择结合而非分离。”

布鲁斯死死的盯着法官,他并没有看向托尼,虽然他抓着托尼的力道足以淤青。

“托尼,你是否愿意,无论健康还是疾病,贫穷或富有,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你们还在世一天,都与布鲁斯相伴,你愿意吗?”

这个问题出乎意料的容易回答。“我愿意。”

她向布鲁斯重复了同样的誓言,终于他看向托尼,目光中恐惧与坚决共存。“我愿意。”

他们交换了戒指——托尼暗下决心要找到能随着浩克延展的金属,因为他最不希望的就是布鲁斯失去一根手指(即使这不太可能)——接着她说,“布鲁斯,托尼,你们可以接吻了。”

托尼侧一下头,而布鲁斯只是耸一下肩,似乎在说,“悉听尊便。”然后托尼一只手抬起布鲁斯的下巴向前靠去。

这是一个轻柔到近乎纯洁的吻,现在实在不是探索那些托尼想对布鲁斯做的事的好时机,特别是在他坚持性不在考虑范畴中之后。他忍不住用大拇指抚摸布鲁斯的脸颊,当然,他也没有错过布鲁斯细微的向他的触摸靠近的动作。

 

托尼希望他可以用多一个吻来试探这些界限,但现场的宾客开始送上祝福,而他们真的需要开始派对了,那样一切才算尘埃落定,才能给布鲁斯提供他需要的保护。

人生中的第一次,托尼希望他能跳过派对。他想更完整的探索布鲁斯,更想知道他的底线到底在哪,因为托尼总会跨越他遇到的每一条界限。

也许他需要慢慢来,不过他总会抵达的,不管用哪种方法。

 

~~~~~~~~~~~~~~~~~~~~~~~~~

 

对于之后的派对布鲁斯不确定该期待些什么。他听说过托尼的那些派对,当然了,这一场他多多少少有参与策划,但他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当他们走进房间——曼哈顿一家酒店的舞厅——一个弦乐四重奏乐团正在演奏古典乐,声音刚刚好能盖过宾客的交谈声。所有人都衣着正常,其中的一角是个吧台,侍者们正四处走动提供一杯杯的香槟,一切都很高级。

实际上,这正是布鲁斯对于和世界上最有钱的男人结婚所期望得到的婚宴。

 

托尼搂着布鲁斯的肩膀,他靠过来对布鲁斯耳语道:“放松。我保证这儿没人想抓你。”

 

布鲁斯笑容苦涩。“这可不像你平常的风格。”

“这些主要都源于佩珀。”托尼承认。“你不得不承认她品味不错。”

布鲁斯皱起眉。“是的。不过——”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要说。这不是我的派对;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一个观点。”托尼为了消除他话语中的刺痛把布鲁斯拉的更近了。“你需要做的就是微笑,而且要看起来像是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

“我真的不擅长出现在人群中。”布鲁斯指出,虽然他确实在微笑。当托尼的手臂围绕着他时很难不这么做。

“不用担心,”托尼回答说。“你和我好好在一块呢。专注于这一点。我们可是新婚,眼中本来也不应该有其他人的存在。”

布鲁斯轻笑一声,注视着托尼招呼一个路过的侍者停步。他先用空着的那只手端过一杯香槟递给布鲁斯,然后又为自己拿过一杯。

 

“干杯,”托尼建议道。“相信我,这会让眼前的一切更易于忍受。”


布鲁斯小口抿着,任由托尼把他带到房间前部一张明显标记“已预留”的桌子旁。史蒂夫已经坐在那了,使劲扯着他的领带,看起来很不自在。“我说过这会有用的。”布鲁斯说。

托尼轻哼道。“他看起来还是如坐针毡。”

“友好点。”布鲁斯提醒他。“他可是我的伴郎。”

“仅此一晚。”托尼警告他。

“嘿,史蒂夫。”布鲁斯温和的打招呼,在他旁边坐下。“再次谢谢你。”

史蒂夫耸耸肩。“我可不想错过。”

托尼倒在布鲁斯旁边的座位上。“我没想到这是你会做的事,”托尼说道,一只胳膊还是搭在布鲁斯肩上。

“我和团队解释的时候,他们都想帮忙。”史蒂夫回答。“我们照顾彼此,对吧?”

“而我们很感激,”布鲁斯强调。“这意味良多。”

史蒂夫再次耸肩。“离我上次参加婚礼已经过去很久了。应该很有意思。”

那之后托尼坚持他们需要到处巡视,时不时停下把布鲁斯介绍给他认识的每一个人,和几个他不认识的。托尼做这一切时带着久经沙场的魅力,所有人都为他的机智风趣所倾倒,但是他从未停止与布鲁斯的接触,环着肩膀的手臂,挽着胳膊的手,或者交叉相握的十指。

即使这一切不是真的,即使他知道这只是为了演出,布鲁斯还是忍不住为他的好运而头晕目眩。假设托尼是对的,布鲁斯可能甚至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

再加上托尼像这样不停得碰他,布鲁斯不需要假装关注或亲昵,更不需要假装他随时都可能迸发的欢笑。然后托尼的胳膊从布鲁斯的肩上挪到了腰部,他的手塞进了布鲁斯的口袋。

这种随意而亲密的姿势让布鲁斯略有慌乱,随后他也如法炮制,用大拇指勾着托尼的一个皮带孔。托尼的手指轻抚布鲁斯的腿作为回应,而布鲁斯不得不努力忍耐希望自己不会对此起反应。

“我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个惊喜,斯塔克先生。”克莱因市长说。“我没想到世界上最知名的单身汉竟然会结婚。”

托尼耸耸肩。“我终于遇见了让我想永远留在身边的人。”

布鲁斯想抹掉他脸上傻笑的意图不怎么成功。他不断地提醒自己这不是真的,但那似乎不怎么重要。

“那么,祝你好运,班纳博士。”市长欢快的说。“我预感你会需要的。”

托尼摇摇头。“你知道吗?今晚没有一个人祝我好运。”

“那是因为我确定班纳博士更需要它,”克莱因轻笑一声。“你忘了我认识你多久了,托尼。盯着点这个人,班纳博士。”

布鲁斯微笑着说。“我的眼睛睁大了的。市长。这正是我在这儿的原因。”

 

佩珀缓慢走近。“托尼,航班计划在一小时内出发。”

“看来咱们时间到了,”托尼说,“准备好离开了吗,布鲁斯?”

布鲁斯皱起眉。“嗯。。。当然。”他还不清楚他们要去哪;有太多想法浮现,最后托尼告诉佩珀由她做决定给他们个惊喜。

他们开始离开舞厅,中间停下跟其他队友告别——除了史蒂夫,他正在房间的另一侧和一个漂亮女孩聊天。

"很高兴看到史蒂夫还是能和女人说话的。"托尼开玩笑般说道。

布鲁斯笑的开心。“他和娜塔莎相处的挺好。”

“我不确定史蒂夫知道她是女人。”托尼说。

“玛利亚 希尔?”

“一样,”托尼说。“如果你没注意到,史蒂夫可以与女人共事,却做不到与她们调情来拯救一下自己的生活。”

“我不觉得这算是缺点。”布鲁斯观察后说。

托尼翻个白眼。“不,这只是他如坐针毡的证据。”

布鲁斯笑一声。“这真的挺可爱的。”

托尼瞥向他,带着明显的不快,布鲁斯只是轻笑。

“你故意为难我。”

“我无法否认。”布鲁斯直接承认。

托尼大笑起来。“你还是有希望的,班纳。”

他们坐进豪华轿车,托尼问,“你准备好渡蜜月了吗?”

布鲁斯轻哼一声。“我们又不是真的需要,托尼。”

“公开露面。”托尼很轻易的回答。“再说了,这是个假期。我们会有乐子的。”

布鲁斯甚至不确定他还知道乐子为何物。“如果你这么说的话。”他只是附和。

“好吧,现在这已经变成一个挑战了,”托尼说。“走着瞧。绝对很棒的。”

 

~~~~~~~~~~~~~~~~~

 

当然了,他们可以到世界的任何地方,但飞机最终把他们带到了加州。当它降落在洛杉矶时,托尼知道佩珀仍比其他人更了解他,而她也很了解他与布鲁斯之间的羁绊。

 

因为这儿有一台粒子加速器,和其他托尼还没来得急在曼哈顿安置的玩具,主要是因为以前没有这个需要。

 

“等等,你在你的地下室建了一台粒子加速器?!”布鲁斯难以置信的问道,想伸手去碰,却又如同被烫到一般猛然收回。他还穿着结婚礼服,他的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

“它不会坏,”托尼好笑的指出。“而我那时有超高的积极性。”

“我想是的,”布鲁斯喃喃说道。他看向托尼,“这太疯狂了。你知道,对吧?”

“你总是这么说。”托尼回以一个怪笑。“而我真正听见的总是太棒了。”

布鲁斯无奈摇头。“你现在最好带我参观房子的剩余部分。因为我相当确定我们在这儿的期间我不会离开实验室了。”

“首先,我们得换上更舒服的衣服,”托尼说。“然后我们点餐。在那之后,你就可以去玩新玩具了。”

 

 

披萨送到的时候,托尼已经换上了一条磨破的牛仔裤和他最旧、最柔软的T恤,而布鲁斯正拽过一条托尼的工装裤和已经褪色的平克弗洛伊德衬衫。“你知道,要不是你偷了我的旧衣服,我就不用借你的了。”布鲁斯指出,虽然他看上去并不介意。

“而我为什么要错过让你穿我衣服的机会?”托尼反问道,从盒子里拿过一片披萨,轻轻碰了一下布鲁斯的大腿,

布鲁斯倒在沙发的另一头——托尼从没见过他如此放松——大笑起来。“你能相信我们结婚了吗?上帝啊,我真不敢相信。”

托尼举起左手。“相信吧。这就是证据。”

“我实际上能感觉到结婚了。”布鲁斯语带惊奇。“我穿着你的衣服呢。”

“又不是第一次了,”托尼想了想,然后咬了一大口披萨。“你累吗?”他透过满口的食物发问。

布鲁斯做了个鬼脸。“实际上筋疲力尽了。现在是几点?纽约的午夜之后吗?”

“还要晚,”托尼说。“真是漫长的一天。我们也许应该上床睡觉了。”

“我还以为托尼斯塔克从不睡觉。”布鲁斯调笑道。

托尼耸下肩。“我偶尔还是睡的。”

布鲁斯把腿甩到沙发上,挤在托尼的双腿和沙发背之间,而托尼想布鲁斯对肢体接触毫不介意应该是个好现象。“我舒服到不想动。”他边承认边舔着手指上的油脂。

“那就不动。”托尼回答,一下下的撞着布鲁斯的腿。

布鲁斯的眼睛已经慢慢闭上了,他咕哝着说。“几小时后叫醒我。”

托尼一只手握着布鲁斯的脚腕。“好的。”他说。“贾维斯,调暗窗户。不许任何人打扰。”

“很好,sir。”贾维斯回复。“我可以送上祝贺吗?”

“可以。”托尼说着合上了双眼,缓缓陷入梦乡,他的手仍在布鲁斯腿上。

第二天一早他以同样的姿势醒来,布鲁斯还在另一头沉睡,虽然他蜷向了他那一侧,一只手抵着下巴,头发杂乱无序。托尼感觉到一股对他的喜爱之情喷涌而出,伴随着压倒性的占有欲。

布鲁斯是他的了,而托尼打算保持现状。

托尼煮上咖啡,被香气唤醒的布鲁斯走进厨房。“那么,你今天准备和粒子加速器玩吗,大家伙?”托尼边说边递给布鲁斯一杯咖啡。

“先冲澡,”布鲁斯说。“但之后,实验室。”

的确,他们不怎么离开实验室,虽然中间也外出就餐过几次。托尼意识到他们需要当众露面来巩固他们所营造的一对渡蜜月的新婚夫夫的表面形象。

好吧,不只是表面。托尼很开心,布鲁斯看起来也很开心,也许托尼从没打算过结婚,但和布鲁斯作伴感觉完全理所当然。

托尼知道过去几年里他救了不少人,但从没有这么私人化。上次他有这种感觉时还是尹森,而托尼失败了;这次他不准备让布鲁斯失望。

他们第一次外出,是一家黎巴嫩小馆子,他们奇迹般的躲过了狗仔队。第二次,他们去了一家托尼以前常去的饭店。经理在门外迎接他们,然后把他们领向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

 

当看到点亮的蜡烛和冰好的香槟时,布鲁斯露出一个苦笑。“这么浪漫吗?”当他们独处时他低声说。

“就是要这个效果。”托尼说。“你知道我们离开时要面对一大波狗仔队吧。”

“也是要这个效果。”布鲁斯承认。“这儿什么好吃?”

“所有东西,”托尼回答。“不过他们的牛排是我吃过最棒的。”

布鲁斯点点头。“那好吧。”

“你分离粒子碰撞效力的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托尼试图把布鲁斯的思绪从门外的拍照人墙那移开。

服务员打开了香槟后拿走了他们的菜单,托尼将谈话保持在科学领域和斯塔克工业未来的可能项目。布鲁斯面部紧张的线条渐渐放松,而谈到粒子物理时他变得兴致勃勃,时不时打手势来表明观点,他的金戒指在烛光里闪烁。

托尼很确定布鲁斯已经忘了那些记者,直到他们走出去,直面一大波闪光灯。布鲁斯低着头,但没有放开抓着托尼的手。

对托尼而言,布鲁斯只是看起来有点害羞,正如一个不习惯成为焦点的人。托尼拉着他的手,笑容灿烂,接过停车员手中的敞篷车钥匙前还挥手致意。他们一致忽略了向他们喊出的各种问题。

一旦他们踏上了回归大厦的自由之路,布鲁斯就放松的瘫进了座位,而在托尼开进车库前呼啸的风声阻止了任何交谈。

“你知道,整个事情的意义就在于让他们拍照。”托尼安静的点明。

布鲁斯耸耸肩。“这太奇怪了。我实在习惯不了人们拍照不是为了捉住我。”

“如果能让你感觉好一点的话,他们是想拍我。你只是碰巧成了我的配偶。”托尼咧嘴笑着。

布鲁斯挑起眉。“碰巧,嗯?你才是那个说服我做这事儿的人。”

他们走向工作室,而托尼伸手揽过布鲁斯。“承认吧。你喜欢和我结婚。”

布鲁斯沉默了很久,似乎陷入了沉思。

“哦,拜托。”托尼哄骗道。

布鲁斯大笑。“好吧,这并不糟糕。”

“一个难得的认可。”托尼说。“你真幸运我这么喜欢你。”

布鲁斯轻笑一声。“你真幸运我喜欢你到愿意和你结婚。”

托尼微笑。“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

真诚让布鲁斯束手无策,因为他忽然开始慌张了。“我,呃。”

托尼笑的趾高气昂。“来吧。”他说。“咱们还有科学要做呢。”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