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五章

第五章

对于史蒂夫的反应,布鲁斯并不如他向托尼表现的那般自信。事实是,他挺喜欢史蒂夫的,但也知道托尼很容易被他惹恼,因此布鲁斯并不打算分享他的疑虑。托尼不需要再多一个不喜欢史蒂夫的理由了。

 

另外,那也是事实,如果美国队长出席了婚礼,所有人都会相信其真实性。


但布鲁斯完全不了解,史蒂夫对于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的看法受到多少他原本时代的影响——即使就本案例而言,这种关系完全不存在。

 

“谢谢你来见我。”布鲁斯首先开口。他身处大厦附近的一家小型室外咖啡馆,史蒂夫刚在对面就座。“我很感激。”


布鲁斯并不确定离开大厦的安全程度,不过上周他与托尼的一块外出非常顺利,同样的道理应该也适用于史蒂夫。如果罗斯不会冒险袭击托尼,也不会动史蒂夫。


“不用客气。”史蒂夫轻松答道。“很高兴见到你,班纳博士。好久没见了。”


“请叫我布鲁斯,”他说。“过去一年里我遇到了些麻烦。”


史蒂夫立刻关切地皱起眉头。“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我希望如此。”布鲁斯承认。“罗斯上校一直在追捕我。”


史蒂夫缓缓点头。“他是你以前参与的超级士兵血清项目的指挥官,对吧?”


“没错。”布鲁斯确认。


“而曼哈顿之战前他一直在追捕你,”史蒂夫继续说道。


布鲁斯点点头。“现在也是。他想要武器化浩克。”


“我能做什么?”史蒂夫简简单单地问。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托尼有一个计划。”


史蒂夫挑眉。“好吧。”


“托尼认为如果公众了解我——如果我变得有名——罗斯就不能碰我了。”布鲁斯解释道。“就像——就像你。”


史蒂夫皱起眉。“我得说名声的用处总是被高估,不过我能理解他的观点。托尼有什么主意?你要以浩克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吗?”


“是的,但是托尼觉得还不够。如果所有人——如果罗斯——觉得要得到我得先通过他和斯塔克工业,他在行动前就得再三考虑了。”布鲁斯伸手理理头发。“所以,我们要结婚了。”


 在随之而来的沉默里,布鲁斯四处张望以避开史蒂夫的视线。


“那绝对会让你登上封面头条的。”终于,史蒂夫张口说话,他的语气里的温暖及笑意让布鲁斯忍不住抬起头。“我听说现在在纽约是合法的了。”


布鲁斯笑笑,“不是——不是那样的。这更像是伙伴关系。托尼给予我他的名字,我得到保护。我其实不是很确定托尼能从中得到什么。”


“也许他只是想保护自己的朋友。”史蒂夫提议道。


对于史蒂夫的轻易接受布鲁斯有些吃惊,他还以为需要更费力一些才能说服史蒂夫。“你不介意?”


史蒂夫绷紧了肩膀。“在一些事上我的确比较守旧,但这件绝对不在其中。我猜你们并没有太多选择。”


“应该说是完全没有。”布鲁斯说。“至少据我所知。我知道这很疯狂,但托尼可能是对的。我想这也许有用。”


“我能做什么?”


“做我的伴郎。”布鲁斯脱口而出。“如果你在,人们会相信那是真的。”


有那么一分钟史蒂夫似乎陷入了思考。“那是真的吗?”


“我们真的要结婚。”布鲁斯回答。“而且是永久性的,对我们来说。”


史蒂夫点点头。“对我这就足够了。我会出现的,做你的伴郎。”


布鲁斯略有踌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为什么关于这事你不守旧?”他引用史蒂夫的措辞发问。
“我认识一个人。”史蒂夫视线投向远方。“他是一个艺术家,也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之一。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但总有人利用这一点对他不利。而我最恨恃强凌弱。”

 

布鲁斯点头,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好吧。谢谢你,史蒂夫。”


史蒂夫脸上浮现一个笑容。“此外,我猜托尼肯定很惊讶我竟然对这件事表现的很酷。”


他对于俚语的运用让布鲁斯笑出声。“酷,嗯?”


“我在努力赶上进度。”史蒂夫回答。


“没错,托尼也许会大吃一惊,不过我很感激。”布鲁斯真挚的说。


史蒂夫耸耸肩。“乐意效劳,布鲁斯,真心的。”


布鲁斯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今天稍晚些我们会出通告。我想保证你从我这听到第一手消息。”
史蒂夫微笑。“还有克林特和娜塔莎?”


“托尼负责通知神盾局。”布鲁斯说。“我不想掺和进去。”


史蒂夫的表情露出一丝顽皮。“在托尼告诉弗瑞局长你们要结婚的消息时,我一点都不介意变成墙上的一只苍蝇。”


布鲁斯大笑。“去问托尼。以他的性格,他会录下来的。”


他只希望其他一切都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

 

顶层公寓吧台旁,托尼给自己倒了一杯,想着布鲁斯是否完成了任务。他可不信史蒂夫对此事会毫无异议——即使他再怎么声称理解。


自从第一次见面以来,他和史蒂夫之间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跟亲密仍不搭边。

 

布鲁斯走进来,身着一条裁剪合体的长裤和卷起衣袖的红色衬衫,托尼吹起口哨。“看看你。”


布鲁斯低头望去。“我还以为装满我衣柜的是你。”


“我也许安排了类似的事,”托尼承认。“不过你本身才是关键,班纳博士。”


布鲁斯摇摇头。“我可是很难搭衣服的,斯塔克先生。”


“幸好你和一个亿万富翁结了婚。”托尼回答。“这也是衣着打扮的意义。史蒂夫那事怎么样了?”


“他会来。”布鲁斯微笑着答道。“他对于整件事表现的相当酷。”


托尼扬起眉。“所以,你之前并不确定他会同意。”


布鲁斯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的重点在这儿。不,我并不完全确定,但我抱有希望。媒体公关什么时候会到?”


“很快,”托尼回答。“和佩珀一起。”


布鲁斯伸手摸过头发。“我不敢相信竟然会专门有一个人来处理媒体关系。”


“颠覆了你的常用方式,嗯?”托尼揶揄道。


布鲁斯轻笑一声。“什么?有多远跑多远?我不知道。目前还没有定论。”


托尼假笑。“只要记住。你可以忽略任何提议,不过要让我知道,这样我才能和你同一阵线。”


布鲁斯抛给他一个感激的笑容。“好吧,我可以做到。”


“波茨女士马上就到,sir,”贾维斯宣布。“同你的新媒体关系专家一起。”


布鲁斯抓抓他的脖子。“那么,我们和她们交谈,然后她来宣布?”


“我们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托尼向他保证。“而且我们可以藏在大厦里,你想待多久都行。”


电梯门打开,佩珀和一位年轻女士走出来。布鲁斯拽着他的衬衫,看起来有点不舒服,托尼的一只手安抚性的放在布鲁斯的腰部。托尼捕捉到了佩珀和另一个女人眼神交流——了解和依稀的赞同。


“托尼,布鲁斯,这是拉瑞尔 古德温,”佩珀开始介绍。“拉瑞尔,托尼 斯塔克和布鲁斯 班纳博士。”


拉瑞尔挨个和他们握了手,她的绿眼睛热切而敏锐。“很荣幸见到你们两位。”


“需要来点喝的吗?”托尼问她们。


“我不用了,”拉瑞尔回答道,顺手把一缕棕色长发挂在耳朵后面。“发布会开始前我们没有太多时间了。”


托尼把布鲁斯引到沙发那边,一只手停留在他的背上。“咱们来听听。”


“今天我们会宣读准备好的声明,”拉瑞尔说。“我会回答几个不那么蠢的问题。”


她的直白让托尼发出一声嗤笑。“怎样算是一个蠢问题?”他忍不住好奇。


“你俩谁在上绝对高居列表的首位。”她露齿一笑。“双关意义上的。”


托尼开始喜欢这个女人了。“有道理。”


“另外,在公众面前继续你们正在做的事,”拉瑞尔兴致勃勃的说。“不过为了便于管理你们的公关事宜,我会以班纳博士的私人助手身份行动。”


布鲁斯试图跟上。“私人助手?”


“我在这儿是为了服务你,班纳博士。”拉瑞尔向他保证。“你马上要公开露面。”托尼看到布鲁斯表情扭曲,而拉瑞尔重申道。“你很快会公开露面。整件事的重点就在于让公众认识你,喜欢你。”


布鲁斯做个鬼脸。“想做到那些,你得制造奇迹才行。”


拉瑞尔挑挑眉。“佩珀和托尼都喜欢你。对于人我一向有种直觉,而我很确定我们会相处的很好。同时我很擅长我的工作,班纳博士。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让公众爱上一个连环杀手——虽然我不会这么做。”


托尼看的出来布鲁斯正试图拿自己和连环杀手做比较,但托尼捏了捏他的脖子,打断了布鲁斯的思路。


如果有谁要做这种对比的话,肯定是托尼,他手上才沾有更多的鲜血。

 



“叫我布鲁斯。”他转而说道。“还有如果你觉得那有必要的话。”


“听我说,”拉瑞尔说。“我会让你们俩成为全美最有名的一对。如果按我的方法来的话,你们会成为全世界最爱的一对。而我几乎总能如愿。”


布鲁斯咽了口口水,点点头。“好吧。”


“听着,总的来讲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你们现在正在做的事,”她说。“只要你们在大众面前表现的恩爱有加,人们会自己得出结论的。而且,坦白讲,我一点都不担心。”


托尼想他是否应该表现的担忧,但事实完全相反,知道他不用强迫自己任何事完全是一种安慰。


“婚礼前你俩避开媒体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拉瑞尔继续说道。“我可以描绘出一对相爱到不愿离开卧室的恋人。蜜月之后,我会精心策划一系列外出,呈现给公众他们不得不爱你们的画面。”


托尼愁眉苦脸,他可以看到布鲁斯脸上有同样的表情,不过这完全在意料之中。毕竟,公共关系牵涉到大量的公共接触。


“我任你处置。”在托尼闭口不言时布鲁斯终于表态。


拉瑞尔绽露微笑。“我不会辜负你的。”


托尼接触到佩珀的视线,她点头表明自己的态度。他暗暗叹息,知道这一切完全是自找的。


这场战争只能通过媒体实现,那意味着遵守规则。


 

而这才打响第一枪。

 

~~~~~~~~~~~~~~~~~~~~~~

 

布鲁斯在沙发上挨着托尼而坐,他的手肘压在膝盖上,双手合十。托尼想让他来一杯,但布鲁斯紧张的状态不适合酒精——他不想以任何方式依赖它。

 

托尼懒散的躺在布鲁斯旁边,双腿大开,明显很放松。当他举起酒杯轻酌时,其中的冰块叮当作响。唯一能看出托尼在紧张的迹象是他放在布鲁斯头部后方的手指,在沙发背上不间断的轻叩。


佩珀坐在托尼的另一侧,埋头敲击着她的手机。布鲁斯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还在这儿,但他发现自己并不介意她在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说服了她,但她似乎和他们是同一战线这一点很令人欣慰。


布鲁斯不觉得没有她的协助他们能完成这个疯狂的计划。


“这就来了。”托尼开口道。电视上的广告转为斯塔克大厦的大厅画面,后者已为发布会设置好了一切。


拉瑞尔走上发言台,身着裁剪讲究的灰色套装,看起来泰然自若、沉着稳重。“多谢各位的到来,”她开始讲话。“很开心再次见到大家。”


从参会者中传出一阵笑声,布鲁斯看向佩珀。“拉瑞尔为斯塔克工业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他们已经认识她了。”佩珀向他解释。


人群安静下来后,拉瑞尔开始宣读准备好的声明,当她读到词语“结婚”时,立即传来了一阵喃喃低语。她刚读完并说出“我会回答几个问题”后,整个房间都炸开了。


布鲁斯看得出来拉瑞尔真的很擅长她正在做的事,因为对于发生的混乱她只是微笑应对。一段不短的时间之后,她指向前排的一个记者。“米利亚姆。”


“众所周知斯塔克先生是一个花花公子,但是他从来没有与一个男人发生过浪漫关系。这对他是一次转变吗?”


“斯塔克先生对于任何形式的爱都持以开放态度。”拉瑞尔一派官方言辞。“也许我应该指出他也从来没有提出过结婚。”

“所以,班纳博士是特别的?”某人大喊,虽然布鲁斯不知道是谁。


拉瑞尔点头。“班纳博士非常特别——尤其对斯塔克先生而言。”


“为什么斯塔克先生不出席这次发布会?”另一个记者高声喊道。“他一向喜欢引起话题。”


“斯塔克先生和班纳博士正在享受他们婚礼前的私人空间,”拉瑞尔轻松回应。“与此同时还出于一些安全考虑。”


“班纳博士真的就是浩克吗?”又有人开始发问。


拉瑞尔点头。“没错。斯塔克先生和班纳博士的首次见面正是曼哈顿之战前夕,而班纳博士救了他的命。提问到此结束。”


她走下发言台,把那些仍在叫喊的记者抛在身后。佩珀带着明显的满意之情。


“总是给他们留下更多悬念,嗯?”托尼微笑着。“干的不错。”


佩珀点点头。“我们做不到婚礼具体时间完全不被泄露,但我相信你能做好安保工作,托尼。”


“没问题。”托尼回答的轻描淡写。“至少大厦不用担心。布鲁斯?需要给你来杯饮料吗?”


布鲁斯摇摇头。“不是现在。”


托尼起身向布鲁斯伸出一只手。“我们在实验室还有事要做。佩珀,谢谢你做的这一切。”


“等一下。”佩珀说道。“我们还有计划要敲定。我来点餐,咱们可以互相熟悉一下。”


“我很确定我唯一需要多熟悉的人是布鲁斯。”托尼开玩笑道,布鲁斯轻哼一声。


佩珀笑着摇头。“我开始相信你们真是为对方量身定做的了。不管你乐不乐意,托尼,我们需要制定一些计划。”


“你制定计划,我们只需要跟着走。”


佩珀正要张口回答,却被贾维斯打断。“我很抱歉,sir,但是弗瑞局长正在线上,他很坚持。”


托尼咧嘴笑了,而布鲁斯感到胃部沉甸甸的。“视频和音频,贾维斯。”托尼下令。


弗瑞局长的脸占据了整个屏幕。“我他妈刚看的是什么。斯塔克?”


托尼脸上挂着假惺惺的笑容,挨着布鲁斯在沙发上坐下,一只胳膊伸在他背后,却并不完全接触。“考虑到我不会读心术,我并不知道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别跟我耍把戏。”弗瑞低声咆哮。


“哦,我没有。”托尼的声音变得冷硬。"比不上你拒绝对抗罗斯,玩弄布鲁斯的安全。我只是在采取你不愿意采取的措施。"


弗瑞眯起眼睛。“那什么时候变成一场作秀了?你考虑过罗斯会作何反应吗?”


“这不是作秀,”托尼反击。“我只是在做该做的事。”


弗瑞转向布鲁斯。“那么你呢,班纳博士?这事你也有一份吗?”


弗瑞语气中的某些东西更坚定了布鲁斯的决心。“这是我们的共同决定。”


“顺便说一句,你被邀请参加婚礼了,”托尼说。“邀请函在邮件里。交谈愉快。”


随着托尼的一个手势,弗瑞的脸瞬间消失。佩珀发出一种介于大笑和叹息之间的声音。“好吧,你告诉过他了。”


“他连根手指都不愿动来帮布鲁斯。”托尼固执的说。


“我还以为你要通知神盾局发生了什么事。”布鲁斯不甚赞同。


托尼摆出一副完全无辜的表情。“我可能把联系弗瑞这事突然忘了,不过我很确定我给克林特和娜塔莎发了邮件。”


布鲁斯决定不再追究。他还没忘记那个笼子,对于弗瑞的爆发并不怎么在意。“我们现在要干嘛?”他转移了话题,接受了一天内不会有太大进展的事实。


“我们要完成派对计划,还有几份文件要签署,”佩珀回答。电梯门打开,拉瑞尔走了来。“既然拉瑞尔也在,我们可以签订布鲁斯的劳动合同,以及一些其他事。”


布鲁斯不解地皱眉。“我为什么需要一份合同?”


“因为一切都要做到光明正大,”回答的是拉瑞尔。“你为斯塔克工业工作,你有薪水,享有相关福利。越合法越好。”


“干的好,顺便说。”托尼说道,他的手又扫过布鲁斯的后颈。


拉瑞尔微微一笑。“这是我的工作,斯塔克先生。到了明天,有人会挖掘出罗斯对班纳博士的兴趣,他们会把罗斯想抓到布鲁斯和国会想得到你的战甲两件事相提并论。还会有人剪辑一个他们想如何滥用这些的视频。等你们从蜜月回来,我们会在媒体中营造出一种容易引发同情的氛围。”


“但这一切都取决于一个好计划,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佩珀坚持道。“省省吧,托尼,这可是你的主意。”


布鲁斯放声大笑,感受到脖颈处托尼的手带来的暖意。“我需要在哪签字?”他知道自己何时败下阵来。


或至少,他知道什么时候停止抗争。目前他需要学的是如何不逃跑。

 



评论(8)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