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 第三章

姗姗来迟的第三章


两天后,当托尼正喝着咖啡进行一些运算时,布鲁斯走进实验室直接说道:“你并没有爱上我。”
说实在的,作为一种分心技巧,求婚还是很好用的,那天后布鲁斯再也没提过离开。
“没有,”托尼承认。“但我喜欢你,这在一段长期关系中更为重要。还有你这是表示同意吗?”
“这是‘我不敢相信我竟然疯狂到去考虑’”布鲁斯回复。“这绝对不是同意。”
暂时不是。”托尼反驳道。
布鲁斯忍不住叹息。“我们没有做爱。”
暂时没有,”托尼回答。“我都不知道这个也可以讨论。”
“这个不可以,”布鲁斯说。
“曾经有人说过我难以抗拒。”托尼说。“我甚至还没开始施展魅力呢。”布鲁斯揉揉眼睛。“别,我不能。从那个家伙之后。”
托尼眨眼。“等一下,那有多久了?”
“太久了,”布鲁斯苦涩的喃喃低语。“所以,你看,这不可能的。”
托尼只是耸耸肩。“这是开放式婚姻。我会很小心的。”
“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布鲁斯开始爆发。“如果你不爱我,我们又不发生性关系,为什么要费这个心思?”
“第一,如果我向任何一个我想睡的人求婚,那我现在已经结婚上百次了,”托尼说。“第二,我从没看到结婚的必要——直到现在。”
布鲁斯眉头紧锁。“解释一下必要在哪儿。”
托尼清楚一个人何时开始陷于困境。“你能逃多久?”他柔声问道。“永远?”
布鲁斯如同受到猛击。“你知道我不能的。我在这儿,不是吗?”
“好吧,所以你需要一个摆脱罗斯的方法,”托尼继续说,向布鲁斯阐述他的思维过程。“他不能碰史蒂夫,因为他是天杀的美国队长,民众要是知道军方在一个国民英雄身上做实验,他们会气疯的。他不能对付我,因为我是一个平民,而且这会上新闻头条,同样会让公众发疯。所以,我们给你提供同样的庇护。”
布鲁斯的表情充满怀疑。“通过结婚。”
“通过让你成为美国最有权势的一对儿的一份子。”托尼反驳。“你看,佩珀和我已经分手快一年了,公众想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而你是男人这一点,保证会让它成为所有杂志和小报的头条——可能会持续好几周。等到他们发现你是拯救了曼哈顿的复仇者一员时,他们会爱死你的。”布鲁斯仍然皱着眉。“而我再也不会有私人生活了。”

托尼讨厌屈服于使用卑劣手段的诱惑,但他还是说:“你现在有吗?”

布鲁斯畏缩了一下。
“嘿,”托尼说。“最近这几周我们玩得很开心,不是吗?”
“是,”布鲁斯快速回答。“是的。我只是——不想让你感觉必须和我捆绑在一起。这可是婚姻,托尼。”
“这只是利益性婚姻,”托尼反击。
布鲁斯轻哼一声。“真的吗?”

托尼耸耸肩。“我们得到的可比大多数人要多。我们是搭档,我们携手可以创造奇迹。两个天才总比一个要好。”
“这是婚姻。”布鲁斯重复道,好似担心托尼没听到他之前所说。“这应该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很多,”托尼辩驳。“在过去,婚姻更多是因为联盟而不是爱。”布鲁斯还是没有被说服,托尼继续说:“你知道,我不会随随便便就跟某人结婚,即使是为了拯救他们。”
“但你可以和别人结婚。”布鲁斯指出,托尼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布鲁斯不能有性生活,至少他这么以为,所以不能结婚。但托尼可不会被这些限制。
“听我说,如果我觉得商业伙伴关系可以保证你的安全,我就那么做了,但那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托尼解释道。
“是的,不能,”布鲁斯柔声承认。“如果你——如果这没用,你会告诉我的,对吧?”
托尼点点头。“这是同意吗?”
“再给我一天时间想想,”布鲁斯说。“而且你认真的吗?”
托尼冲动的一把抓住布鲁斯的手腕。“绝对是。让我为你做这个。”
“你疯了,”布鲁斯抱怨道,但有一丝笑意在他的嘴角徘徊。“即使我答应你,我也需要婚前协议。”
“为了保护你的巨额财产?”托尼讪笑着问。
“为了确保别人知道我不是为了你的巨额财产跟你结婚。”布鲁斯回复。“我坚持。”
“我们可以解决这个,”托尼表示同意。
布鲁斯皱着眉头。“然后一个小型仪式,对吧?”
托尼咧嘴一笑摇着头说:“布鲁斯,关于媒体公关你要学的太多了。”

布鲁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在考虑这件事,但那可是托尼,他就是有本事说服别人接受他的逻辑,不管那有多荒诞。
但问题是,布鲁斯太累了。他厌倦了逃亡,厌倦了总得谨慎小心。他不介意过苦日子,他只想过上没有另一个家伙的生活。
而与托尼共同生活几周后,布鲁斯窥见了一种比他所想更好的生活,只要他能摆脱罗斯。
托尼的想法有严谨的逻辑。一种很疯狂的逻辑,但仍然很坚实,而他发觉自己开始动摇了。
只要能保护他远离罗斯和军方,一张纸算什么。另外,布鲁斯喜欢托尼,非常喜欢。他喜欢和托尼一起工作,甚至喜欢在大厦的生活。
这很愚蠢;布鲁斯竟然蠢到觉得他能永久拥有这一切,但他愿意冒这个险。
他想这就像一场没有降落伞的跳伞运动——在另一个家伙不会出现的情况下,即使他知道结局是痛苦和鲜血,这仍然令人兴奋。
布鲁斯找到他时,托尼正在车间修补一个汽车引擎。他穿着黑色背心和黑色工装裤,裸露的手臂上有几道油污,还有一道在脖子上。
布鲁斯不瞎也不蠢。他知道同意这个疯狂计划不只是一张纸的事;这意味着他的生活将以他从未预见的方式发生剧变。
更荒唐的是,他已经开始在很多方面依赖这个男人了。话说回来,永久性的依赖托尼绝不是他干过最蠢的事,那份荣誉当属决定注射血清。

但二者对生活的影响不相上下。

布鲁斯一直等在门口,直到托尼抬头看到他,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我开始以为今天不会见到你了,”托尼说,“我还以为你躲起来了。”
“只是在思考。”布鲁斯纠正他。“顺便,答案是好。”
托尼的笑容更灿烂了,如果还有这个可能的话。“你确定了。"
"一点也不。”布鲁斯很直接。“但我不能继续这样下去,而且你的逻辑虽然疯狂,却很合理。”
托尼放下工具,毫不在意手上的油污,直接拍上布鲁斯的肩膀。“我保证你不会后悔的。”
布鲁斯沮丧地笑笑。“不是任何人都会向一个碰到脚趾都会毁掉整个大楼的家伙求婚的。”
“不会有这种机会的。”托尼回答。“另外,我喜欢另一个家伙。他救过我的命。我很高兴有机会报答他。”
布鲁斯摇摇头。“我觉得你在插手超出你能力范围的事。”
“我觉得你这么担心是因为你喜欢我。”
“更多是为了我自己,”布鲁斯坦率地说。“而且我觉得这最终会给你带来大麻烦。”
托尼不赞同地摇摇头。“我有向你请教的机会,还能把你留在身边。你会发现最后很多人同情的会是你,而不是我。”他轻轻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我得打给佩珀让她知道。待在这儿,好吗?”
布鲁斯皱着脸。“佩珀知道要发生的事吗?”
“一点点吧。”托尼承认道。“但我很确定她只是觉得我在发疯。”
布鲁斯扬起眉毛。“难道不是吗?”托尼闪现一个假笑。“不比平时更疯。找个座,待在这。咱们得继续了。趁热打铁,诸如此类。”
布鲁斯在一张椅子上坐下。“各种意义上。”

知道佩珀对托尼有多重要,更知道她很可能不能接受这一切,他感到很惊恐不安。布鲁斯不知道她会怎么想他,关于这个计划,关于布鲁斯如何利用托尼。但他没有太多选择。
 他只希望托尼真的如他所说的那么想要这一切。
托尼知道有些事最好提前知会佩珀而不是突然袭击——濒临死亡和结婚也包括在内。事实上,她曾说过他要是再让她直接面对任何重大人生改变,她不保证对自己行为负责。
托尼可不会冒激怒她的险,特别是当他真的需要她的支持的时候。

所以,当托尼打给她时,她已经知道了这个计划,可能已经开始起草文件了。
“佩珀,布鲁斯和我结婚了。”一听到她的声音托尼就宣布道。“顺便,我开了外放。”
“我应该恭喜你们,但我觉得这太疯狂了,”佩珀说。
“但这会有用的,”托尼反击道。“我的主意总是有用。”
她叹口气。“通常有用。你明白我们得小心处理相关的宣传。”
“你有一个处理这些的公关,对吧?”托尼反驳道。“你总是有个好公关。”
佩珀的鄙视清晰可闻。“我会让你知道斯塔克工业拥有世界上最棒的公关部-----为了确保你不造成巨大灾难。”她稍稍放松承认道。“不过是的,我觉得这会有效,非常有效。书面工作会在几天内准备好。”
“谢谢你,佩珀。”托尼说道。她叹息道。“恭喜你们。我真的希望这能解决问题。”
挂完电话,布鲁斯平静的说:“她不赞成。”
“她不需要赞成。”托尼回复。“但她主要是担心。当我身处危险时她总是很担心。”
“因为另一个家伙。”
“因为我刚刚向一个偏执、可能嗜杀的上校宣布,我会成为他得到你的阻碍,”托尼反驳。“个人而言,我并不觉得罗斯有那么疯狂,但我一直都知道这很可能是错的。”
布鲁斯的嘴角扭出不悦的曲线。“如果你出了什么事——”
“我什么事都不会出,”托尼坚持道,“现在,别这样拉着脸。我们应该庆祝。”
布鲁斯翻个白眼。“庆祝你身临险境?”
"不,庆祝一段最终可能让我们赢得诺贝尔奖的新的伙伴关系。”托尼说着,伸出一只手臂环过布鲁斯的肩头。
他难以置信地笑道,“诺贝尔奖?真的吗?”
“不一定是某个特定奖项,”托尼说。“还有很多其他的等着我们呢。或者说等着你。虽然要是我没靠反应堆获得诺贝尔,这世界肯定有什么问题。”
布鲁斯的嘴角扯起一个困惑的微笑。“这个世界有很多问题,托尼。”
“确实,”托尼同意道。“但从没说过我们不能试着修好它,对吧?”
托尼不知道他为何这么渴望布鲁斯的认同,也许是因为托尼最近几年都在试图修复自己犯的错。毕竟,他曾以“死亡商人”而知名。
他希望布鲁斯相信救赎,即使不为了托尼也为了他自己。
布鲁斯摇摇头,出于怀疑而非反对。“很高兴你我之中有一个乐观主义者。”
“哦,我是现实主义者,”托尼说道。“而且我有大量让梦想变成现实的经验。”

他希望布鲁斯听出他话里的承诺,也许他听到了,因为布鲁斯笑了。“我们其中一人能做到太好了。”布鲁斯回答道。“我更倾向于搞砸一切。”
“我也是,不过我试着吃一堑长一智,”托尼说,“你有了一个好伙伴。”
然后他们走进了顶层公寓,托尼放下手臂,打开他为这个时刻冰好的香槟,他大笑着说:“这会很有趣的。”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