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授权翻译】权宜婚姻第一章

警告:本文主cp为科学组(偏铁绿),文中有鹰寡及队长/原创女性角色暗示。

授权:

原文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33903/chapters/1364330

简介:两个生命的交错,一切尽在标题中。

第一章

布鲁斯步履沉重的走进重修后的斯塔克大厦,感觉自已似乎已奔波了数年之久。他猜自己可以随时联系托尼中止这趟出行,然而他却只是顽固的压抑下这种冲动。

布鲁斯根本无意接受托尼的提议,但是现在他急需一个地方匿迹隐形,虽然有些人可能把他和托尼联系到一起,但复仇者行动以外的人压根想不到他们到底有多合拍。

这就是为什么布鲁斯认为他在这儿可以安全停留一阵儿——前提是他没被跟踪。他相当确定已经甩掉了那些尾巴。

他希望如此。

面对长途跋涉后头发凌乱、衣服满是褶皱的布鲁斯,前台接待员的笑容也只消减了一点点。“你好,欢迎光临斯塔克工业,”她以一种明显出于训练有素而非真正热情的语气开口。“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先生?”

“我是布鲁斯 班纳博士”他回答,“来这儿见托尼 斯塔克”

“您有预约吗?”她的微笑开始变得勉强。

布鲁斯摇摇头。“没有,但他说过我可以随时过来,或许你应该检查一下客户名单。”他看了一眼她的名牌,低声说:“拜托了,艾莉森。”

她点点头,仍然面带迟疑,她的手指在键盘上游走。布鲁斯知道她看到他的名字的确切时刻,因为她瞪大了眼睛,笑容多了丝真诚也更加不确定,似乎不敢相信布鲁斯这样的人竟然有全部访问权限。

艾莉森指向一条始于大厅的走廊。“搭乘最远那部电梯。你会被要求确定身份,然后会直接被载到顶层公寓。我会通知斯塔克先生你的到来。”

“谢谢你。”布鲁斯走向走廊,再次回头以确认无任何被跟踪的迹象。他看似独自一人,而且毫无疑问可以不被任何人尾随进电梯。

电梯门平滑关闭,一个无实体的声音开始说话,“请核实您的身份。”

上次布鲁斯在斯塔克大厦待的并不久,但托尼向他介绍过贾维斯,他认出了这个声音。“你好啊,贾维斯。是布鲁斯 班纳。”

“语音识别确认,”贾维斯说道,“欢迎回来,班纳博士。”

“谢谢。”

短暂的停顿后,贾维斯再度开口。“斯塔克先生会在顶层与你见面。他说请随意,无需拘束。”

电梯门打开,布鲁斯步入一片熟悉却有细微变化的休息区域。他怀疑这与另一个家伙留下的洛基形状的凹陷有关,这个想法让他忍不住皱眉。

布鲁斯漫步走向吧台,很高兴能在冰箱里找到一瓶水。他有些脱水,而且饥肠辘辘,但有水喝已经很不错了。也许晚点他可以找些吃的。

他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边将水一饮而尽边拿出一本在机场发现的被遗弃的书。他平时不怎么看间谍小说,但至少罗伯特·勒德拉姆讲了个好故事。

托尼大步迈进门时布鲁斯刚看完小说。“布鲁斯!你不打电话,也从不写信。别误会我,不过见鬼的你来这干嘛?”

“对不起,”布鲁斯下意识的开始道歉。“我很抱歉,我只是——”

托尼举起一只手。“别道歉。我告诉过你要是在城里可以顺道过来。我希望你能待一阵儿。”

“我还不知道,”布鲁斯承认。“几周前我被人跟上了,我一直想甩掉他们,但他们总能找到我。我想。。。”他的声音越来越弱,意识到这听上去像极了他在利用托尼。

他确实在利用托尼,而且很可能把他置身于危险之中,但托尼是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他对此不能接受——

“嘿,我的就是你的。”托尼向他保证,倒了一杯饮料。“而且这儿的安保无人能破。”

布鲁斯松一口气,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屏住了呼吸,同时感觉到肩头的紧张感开始缓解。“谢谢。”

托尼挥手谢绝他的感激。“先别谢我。我可计划让你在这儿的期间参与工作。”

布鲁斯微微一笑。“我不确定能称之为工作。”

“这就是在糖果乐园工作的好处,”托尼表示同意,挨着布鲁斯在沙发坐下。“你饿吗?渴吗?”

布鲁斯的胃开始抱怨。“绝对饿了”

“我会叫点吃的,”托尼说,“有什么偏爱的吗?”

布鲁斯耸耸肩,“随便,只要不是移动或发霉的”

托尼的眼神变得锐利。“你有多久没好好吃顿饭了?”

“没多久。”布鲁斯没正面回答,知道诚实只会让托尼担心。

托尼翻了个白眼。“这说明比你愿意承认的还要久。贾维斯,打电话给Lombardi’s点几个披萨,好吗?跟往常一样。。”

“当然,sir,”贾维斯的语气波澜不惊。

布鲁斯轻笑一声,疲倦中不乏惊奇。“我不觉得我会习惯这个。”

“停留够久的话你会的,”托尼回答道。“你想看看我最近的工作吗?”

“当然,我很愿意,”布鲁斯真诚地说。

几周来的第一次,布鲁斯感觉自己也许是安全的。

当贾维斯通知他布鲁斯正坐在顶层公寓时,托尼很惊讶,但绝对没有不悦。老实讲,他一直希望布鲁斯能接受邀请,但看到布鲁斯的一瞬,再次见到布鲁斯的幸福感立马被担忧取代。

布鲁斯很明显疲惫不堪,眼睛下面有黑眼圈,衣服满是风尘和褶皱,而且当他看到托尼时表情充满焦虑和不确定。

担忧让托尼的话语比原本打算的多了一丝丝尖锐,布鲁斯畏缩着立即开始道歉。

托尼挥手拒绝,立刻转而提供饮食和分散布鲁斯的注意力,虽然不一定按这个顺序。他已经想好要怎么找出是谁在跟踪布鲁斯,还有怎么保证他的安全。

也许甚至能让布鲁斯留在他身边。

布鲁斯对于托尼最近关于反应堆的成就谨慎又热切,托尼把这种克制反应归于他的痛苦经历。

“最近几个月你真的做了不少事,”布鲁斯评价,“这真的令人印象深刻。”

托尼笑了。“你注意到了。”

布鲁斯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没错,是的。我可忍不住。”

“哦?”托尼进一步施压。“我真的那么难以抗拒?”

布鲁斯摇摇头。“我拒绝发表意见。”

这就是说答案是肯定,托尼可以接受。

贾维斯宣布,“披萨到了,sir。”

托尼搓了搓手。“很好。让我们先把你喂饱。”

布鲁斯以毫不掩饰的绝望开始向食物进攻,虽然他保持匀速咀嚼吞咽,似乎在提醒自己需要慢慢来。

托尼给布鲁斯倒了几指深的威士忌,把玻璃杯放在他面前。“别争辩,”他命令道,“你需要放松一下,大家伙。”

令托尼惊讶的是布鲁斯点头并且喝了一口。据托尼所知,布鲁斯不喝酒——或不常喝——这告诉了托尼关于布鲁斯的心理状态他应该知道的一切。

“你还好吧?”过了一会托尼问。

布鲁斯摇摇头。“不,是的。我只是——累了。”

“好吧,那你可来对地方了。”托尼振奋的说。“你有干净衣服吗?”

“我最近可没太多机会光顾洗衣房,托尼,”布鲁斯干巴巴地说。“所以,没有。”

托尼点头。“很好。我会给你找些穿的,如果你把你的脏衣服放在门外,我会把它们拿到洗衣店。”

“你没必要这么做,”布鲁斯提出抗议。

托尼看他一眼。“呃,不,我有。为了大家好。”

布鲁斯皱皱鼻子。“好吧,没错,最近洗澡机会也不怎么多。”

“你很幸运,我们有大量热水,”托尼回答。“还有香皂和香波。你想待多久都行。”

“至少几天,”布鲁斯回复,揉了揉眼睛,喝完了他的酒。“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要去睡觉了。”

托尼点点头。“好的,你看起来要晕倒了。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你记得客房在哪,对吧?”

“没错,谢谢,”布鲁斯安静的说。“为了这所有一切。”

托尼只是耸耸肩。“你觉得是谁在追踪你?”

“罗斯,我想,”布鲁斯承认。“但我并没有停下来给他们赶上的机会,所以我也不确定。”

“睡个好觉。”托尼回答。

布鲁斯一离开,托尼就开始呼叫弗瑞——用那个他不应该知道的私人号码。

“斯塔克,你他妈在干嘛?”弗瑞透过电话视频命令道。

托尼更偏爱这种通讯方法,因为他希望与对方讲话时能看到他们的表情。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之前不知道罗斯在派他的手下寻找布鲁斯?”托尼问道。

弗瑞皱着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胡扯。”托尼怒吼。“你从一开始就在监视布鲁斯。你肯定知道罗斯在追捕他。”

“我们知道他可能这么做。”弗瑞承认。“而且我们听说了他有所行动。”

托尼怒目相视。“而你没试着阻止他?”

“你也许没意识到这点,不过神盾局也会受政治影响,无论我有多希望它不会。”弗瑞不耐烦地说。“罗斯有朋友和政治资本,而班纳——没有。”

“救了曼哈顿也不算什么吗?”托尼语气苦涩。

弗瑞耸耸肩。“我是站在班纳这边的。而且只要罗斯开始追捕他,我就可以有所行动。但在那之前我无能为力。”

“要是罗斯抓到他呢?”托尼追问道。“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我们现在谈的可是浩克。”弗瑞回道。“而且布鲁斯也许会很乐意引出罗斯。”

“他也许是,但我不会拿他冒险,”托尼反击。“怎样才能保证他的安全,弗瑞?”

弗瑞叹口气。“天晓得。”

托尼皱眉,忽然想到什么。“为什么罗斯不追捕史蒂夫?”

“因为所有的网络广播电视都在播放他的照片,而且每一个美国家庭都爱他。”弗瑞疲倦的说。“罗斯可碰不到他。”

一个想法闪现。“唔”

“你在计划什么?”弗瑞怀疑地问道。

“我还不知道。”托尼承认。“不过我会保证他的安全。”

弗瑞点点头,“我会看看能做些什么,至少能让罗斯远离你们一阵儿。”

“谢谢你,”托尼真诚地说,然后切断了电话。

他有了一想法的雏形,一个让布鲁斯一跃进入大众视线、变得难以企及的方法,但这计划需要征得布鲁斯的同意——实现这一步可能比说起来要难多了。

托尼需要一点时间。幸好罗斯给了托尼留下布鲁斯的完美理由,至少这能争取一些时间说服布鲁斯赞同这个显然有些疯狂的主意。

但托尼的相当一部分最佳策略在其他人看来也是不切实际的,只要能达成目标,托尼对此可以接受。

当布鲁斯最终醒来时,他完全不知道时间。凭经验他知道大厦安装的智能窗户可以保证住客休息时光线不会透入,所以现在房间里一片漆黑。

“贾维斯?几点啦?”

“下午好,班纳博士。东部夏令时刚过中午。你睡了18个小时。室外温度为75华氏度,”灯光随着贾维斯的声音点亮整个房间。“斯塔克先生让我转告你他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衣物,就在门外。”

布鲁斯对干净衣服很感激——刚到这儿时汗水和污垢已经让他浑身瘙痒了——但依赖别人与他的意愿背道而驰。

“别挑刺了,班纳,”他自言自语地说,抓起衣服走向浴室。

裤腿有点长,所以布鲁斯知道自己穿的是托尼的衣服。好吧,此外T恤上还有一个褪色的AC/DC标志。托尼没准备袜子,布鲁斯干脆连鞋也不穿赤脚走向公共休息室。

托尼已经在那儿了,正把玩一个反应堆的全息模型。

“嗨,”布鲁斯打招呼。

托尼抬眼回一个灿烂笑容。“嗨,看起来不错啊,大家伙。”

布鲁斯低头看向T恤,“归功与你,我想。”

“看起来更适合你,我可不轻易说这种话。”托尼回应。“对了,我给弗瑞打了电话,想知道关于罗斯他能做什么。”

布鲁斯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然后呢?”

“政治原因他不能碰他,”托尼答道,“除非我们制定一个计划,让罗斯再打算追捕你时,得三思而后行。”

布鲁斯揉揉眼睛。“没错,跟有这种事似得”

“我在做一些事,”托尼向他保证,“给我几周时间,好吗?弗瑞会给我们争取点时间,你在这儿是安全的,而且我会让你忙的不可开交。我想说的是,有趣的项目,无压力环境,你需要的任何权限,还有比这更好的吗?”

布鲁斯感觉这是个圈套,但必须承认这个提议很诱人。“确实,这比逃跑要好多了。谢——”

托尼打断他。“如果你想说的涉及感谢或歉意,我不想听。”

布鲁斯笑了。“这么一来我就没有太多选择了。”

“好吧,确实不在你的常用清单,”托尼承认道。“但你是个聪明人,我确定你会想到什么的。”

布鲁斯清了清喉咙。“好吧。你在忙什么?”

“我就知道你会想出来的。”托尼满意地说。“贾维斯,我们该吃午餐了。三明治可以。”

布鲁斯皱起眉头。“托尼,你不用——”

托尼伸出一根手指。“别。”

布鲁斯过滤了一遍他的选项,然后翻了个白眼。“方舟反应堆?”他提示道。

托尼咧嘴笑了。“准备好接受头脑风暴吧。”

评论(11)

热度(94)

  1. Free Timesubmarine-i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