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marine-i庚

【科学组】代价(上)

不得不说的几件事:

1.这是我有生以来写的第一篇字数多于高考要求的文章。

2.这是我高考之后写的第一篇文章,而我参加高考距今已有一只手数不过来个年头。

3.由于文笔太差又抓不住重点,导致本文越写越长,越写越偏,如果人物OOC或精分,绝对不是你的错觉。

      

      布鲁斯班纳从不缺乏孤独感。
      童年不必说,惴惴不安的躲在黑暗角落,耳边是父亲无尽的辱骂,母亲压抑的哭泣,等待着随时可能降临的厄运,寻常孩童该有的欢乐和陪伴对布鲁斯而言都是一种奢望。
       终于,一次错手造就了无可挽回的悲剧,布鲁斯成了孤儿。寄养家庭有限的温暖也远远不足以弥补童年阴影带来的不安全感,而智商上的鸿沟让布鲁斯难以与同龄人有共同语言。孤僻的怪胎,这是大多数人对布鲁斯的印象。
       跌跌撞撞到了大学,情况改善了很多,除了可以埋头于心爱的研究外,更多是因为贝蒂的出现。哦,贝蒂,甜美的贝蒂,先是用头脑吸引了布鲁斯的视线,然后又用善良俘获了他的心。人生中第一次,布鲁斯不顾脑海中永不停息的嗤笑和疑虑,想要相信自己是可以爱、值的爱的。当然,最终的结果也证明了年轻时的布鲁斯有多天真。毁掉这一切的正是布鲁斯本人这一点更是让人难以忍受。
       然后就是无休止的逃亡,不止是逃离军方,更是逃离不堪的自己。然而不管逃到哪里,血与硝烟总是接踵而至。渐渐的,布鲁斯越逃越远,远到军方也鞭长莫及,远到已看不到回头路。在荒无人迹的旷野,面对或繁星璀璨,或月悬中天,或狂风暴雨,或烈日灼阳,布鲁斯恍觉世间再无万物,扑面而来的孤寂几乎要将他埋没湮灭,有时他甚至会如同真正的野兽一般嘶吼、嚎叫。濒临发疯边缘时他也会回归文明国度,然而身处与自己全无相似之处的人群之中,孤独感不减反增,周围的热闹非凡熙熙攘攘不仅没有他的立足之地,自己反而可能随时将这一切变为人间地狱,失控的恐惧和对命运的不忿交织成满腔怒火,布鲁斯往往得在情况恶化之前远离人烟。如此反复几回,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布鲁斯用颤抖的双手扣动了扳机。结果清晰明了,原来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布鲁斯从来都没有掌控权。哀大莫过于心死,比心死更惨的是你字面意义上的心完全不理会情感上的绝望呐喊执着而强劲有力的跳动,让你甚至有种它能跳到时间尽头的错觉(说不定还真是这样)。之后还能怎样呢,既然无法摆脱,只能与之共存。习惯了就好了,布鲁斯如此自我安慰。然而有些事可以习惯,却永远不会变好。漫漫逃亡路上,风尘仆仆的不止是衣着,更是灵魂。
        当布鲁斯已经麻木到开始相信真的变好了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再次扰乱了他已渐趋稳的节奏。宇宙魔方?呵,需要我吞了它吗?嗯,说不定这玩意儿真能做到人类武器做不到的事呢。复仇者?听起来既无聊又不现实。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又做不到罔顾四周平民的安危变身,再说了,结果再糟还能糟过落入罗斯将军手中的日子吗!
       布鲁斯没想到会遇到世界上最不按常理行事的人——托尼 斯塔克。倒不是他不知道这人,这可是个信息时代,再偏僻的地方都有电视报纸,再不济还有收音机呢,这个人又这么高调,从前军火商到现任钢铁侠,再加上天才、花花公子、亿万富翁、慈善家这些属性,托尼斯塔克生平经历的细枝末节早被大小媒体翻来覆去的嚼了个烂。布鲁斯自然不会对那些真假难辨的花边新闻感兴趣,他注意到的是普通人忽视的东西——斯塔克在清洁能源方面的成果。跟所有天才一样,布鲁斯年轻气盛时也曾怀揣改变世界、造福人类的远大理想——讽刺的是,某种意义上他现在也算是做到了前者,通过让世界陷入随时被狂暴怪物毁灭的危机。特别是在第三世界多年游历之后,清洁能源早在布鲁斯的兴趣榜单上排在了第三名——仅次于消灭另一个家伙和水处理。在他看来,托尼斯塔克的天才称号绝无水份,凭此成果得个诺贝尔奖也毫不过分,然而同斯塔克的聪明才智和财富不相上下的是他的个性,最后这项明显不如前两者讨人喜欢了。在对托尼斯塔克的发明赞赏的同时,布鲁斯也不免有些羡慕(或者说嫉妒,如果他够诚实的话),他不止一次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再次步入一间实验室,哪怕只是看看摸摸那些仪器也好,如若能做几个实验,验证一下脑海中从未停歇的各种构想,那简直就是美梦成真了。仔细想想,能再次触到各种实验器材未必不是自己答应神盾局要求的原因之一。
       登上天空母舰的过程让布鲁斯紧张不安——表面倒看不出来什么端倪,只是狭小空间从来不在布鲁斯喜好之列,有大家伙的原因,也有小时候经历的关系。登上母舰之后,紧张更提高了一个层次,操作室内全是神盾局特工,即使大部分都是技术人员,可那种训练有素的作风和如临大敌的气氛仍不免让人联想到军队。直到走进实验室,布鲁斯才松口气——这是他的地盘了。其他复仇者陆续出现,北欧天神,超级士兵,特工,没什么新鲜的,他可不是什么容易犯花痴的小女生。终于,托尼斯塔克上场了,正是他一贯的派头——最后出场,然后瞬间成为焦点,颐指气使,盛气凌人,一切和布鲁斯设想的一样。然后他走向了布鲁斯,毫无顾忌的与他握手、交谈,当斯塔克说出那句“特别是你发怒变身时的样子”时,布鲁斯抬头注视他的眼睛,他能看到好奇、兴奋和真诚,唯独没有预料中的恐惧和厌恶,布鲁斯不由得想“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接下来的一切如同走马灯一般,实验室交流,洛基被抓,争吵,互相维护,变身,纽约大战。等一切尘埃落定,布鲁斯已经身处托尼的顶层公寓了。至于斯塔克什么时候变成托尼的,都一起拯救世界了,叫个名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同样的道理,作为世界拯救者的一员,享受几日生活也是应该的吧!几日慢慢变成几周,接着几个月,当布鲁斯意识到自己有点不一样了的时候已经半年过去了。他说不清究竟哪里不同了,只是在一次被只有他和托尼才懂的科学笑话逗得哈哈大笑时,猛然发现惯常觉得酸涩苦闷的部位如今只有丝丝暖意。再稍加留意,布鲁斯就发现了很多不寻常之事,比如托尼和他对于进入对方的个人空间都习以为常;比如托尼对他从不加掩饰,既不虚与委蛇也不小心翼翼;再比如,除了睡觉时间他们几乎形影不离,而对于疯狂的科学家们而言,睡觉几乎可以当做无关紧要的小事;更有甚者,其他复仇者们开始半真半假的称呼他们科学兄弟,好像他们真的是灵魂伴侣似的。说实话,布鲁斯吓坏了,十几年的逃亡生涯让他习惯的无牵无挂无依无靠,这么大的信息量已经超出了他的情绪处理能力,匆匆给托尼留张便条后,他落荒而逃。连续几周布鲁斯都如同惊弓之鸟,随时准备着某人的从天而降,时间渐渐流逝,布鲁斯终于确定了托尼不会追来,松一口气的同时却也免不了有些失落。然而,这次的逃跑到底有些不同,倒不是因为少了军方那些跟屁虫——军方从来不是他逃跑的主因。之前的旅途,布鲁斯如同无根的浮萍,不知来路不知归途,人生已无欲无求,再多的孤独也浑浑噩噩过去了。这次却再难以心无波澜,有些东西早在他不知不觉中扎根发芽,茁壮成长,如今已根深叶茂,不容忽视。这时的孤独就犹如一道佳肴中的沙砾,醒目又刺眼。布鲁斯只能发挥特长,越逃越远,远到落后闭塞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所以当托尼斯塔克失踪和又出现的消息几乎同时到达,布鲁斯竟不知到底是悲是喜。心情大起大落后布鲁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包回纽约。长途跋涉几十个小时后,布鲁斯总算坐在了托尼面前,在旅途劳顿和精神抖擞的托尼的滔滔话语的双重作用下,布鲁斯睡了几个月以来的第一个好觉!!!

———————————————————————————

标个“上”纯粹是因为还没写到我一开始设想的结局,甚至还没点题。至于下会不会有什么时候有,目前未知(也许压根没人想看)。
最后是比我的渣文笔更让我担忧的事,由于看了太多科学组的文(中英文为主),脑里有些混乱,如果有人觉得有的语句或情节(假如有这玩意儿)雷同的话,一定请提醒我,我会及时删减更改。

评论(7)

热度(24)